正文 无羁恶君

听书 - 两个人的游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正文 无羁恶君

“裴大人,你觉得东门的人......”

靠近明心城城北内部的一条窄巷中,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正在并排行进,提出疑问的是小个子。

“肯定折了,就是不知道折的是谁,也不知道折了几组。”

裴正春与辛格就这么一路往南赶,躲过十数队巡城士兵终于在小半个时辰后到达了城南乐哉坊外。

“坊门紧闭,不过里面挺热闹。”二人压根不用刻意去听,吵闹声隔着坊墙坊门都清清楚楚,甚至还有人在放炮仗,估计里面没几家睡觉的。

城中独立的坊间不像其他地方,里面的人只要不出来,闹翻天也没人管。这些坊中又以城南居住区乐哉坊、城北销金窟语娇坊为最。前者下九流、五花八门齐聚。后者是出了名的妓女所居之所,不止城内老少爷们喜爱聚集,甚至整个州内的侠少公子都会慕名而来,每年都少不了几个通宵达旦死在女子肚皮上的。在里面消费的人物几乎都有一定背景,人多眼杂、鱼龙混杂,所以刚进城时裴正春宁愿从城北冒险跑到城南也不敢到里面藏身。

“在下先进去探探?”辛格说着便准备攀墙入坊,却被伸手拦下。

裴正春摇了摇头径直走到坊间正门,两长一短一长地叩击起来。

“咚——咚——咚!咚——”

出乎意料多年前的暗号依旧管用,在坊门内守着的门卫立马做出回应,贴着门缝问:

“哪位寻友的客人?”

“故客,来找董进。”

“董进?大晚上的找哪个董进,明天上了早市再来吧。”

“家里做饭口味太淡了,想寻个管用的方子,明天就太晚了。”

二人间的对话不是暗号,而是在互相试探。

坊内的守门人沉默了约四五个呼吸才做出答复:

“等着。”

又过了将近半柱香,靠近坊门的欢闹声淅淅沥沥地停止,一队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快速赶来。

辛格听到动静后立即拉着裴正春后退数步,警惕地盯着坊门并全神贯注倾听四方动静,他怕对方来者不善甚至是已经报了官。

然而脚步声停在了门后,久违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坊外哪位?”

“我。”裴正春没有急着自报姓名,而是想看看对方是否还记得自己的声音,这将决定他接下来与董进相处的态度。

“老裴?!”坊门后的声音有怀疑,但更多的是惊喜。

“老董,是我。”说实话,此时裴正春的心情远比他乡遇故人来的感动与欣慰。

坊门从内打开,一位裹着名贵锦缎棉衣的中年男人欢笑着走出,给了在外等候的裴正春一个久违而温暖的拥抱。

“先进来歇会吧,你的事我听说了,正好有个大人物想见见你。”

“大人物?”

“不错,在明心城一手遮天的人,地下的土皇帝,有他在定能护你无恙。”

二人一边说一边进入坊中,辛格与董进带来的六名护卫靠后紧随。

“这么一个人物为什么我们当年不知道?”裴正春问道,生活在大京的他很难相信,在大呈王朝会有一座城脱离了朝廷管控。

董进耸了耸肩,很随意地笑道:

“因为我们当年没有资格。”

长期在生死间奔波的裴正春变得过于敏感,话语间错觉对方似乎在有意无意地贬低自己,面色如常下心中却难免有些嗔火。

“我们接下来去哪?”他问道。

“喏!就前面那间商铺后院。”董进指了指主路不远右边一间平平无奇的铁匠铺子,门板留着条一人通过的缝隙,从里面冒着昏暗的火光。

“如此排场正像是大隐于市的高人。”这种类型的话总让人听不出是奉承还是揶揄。

一行人到达铁匠铺门口后,所有的护卫各自散去,董进瞅了眼辛格道:

“这位外邦高手,要不我派人领你在坊内逛逛?”

后者并未自作主张,而是看向裴正春征询意见,眼中是满满的不放心。

“他要跟着我。”裴正春答道,话中隐藏着对董进的不信任。

董进从老朋友的神态中只能看到不可商量的坚定,干脆一拍手:

“好,我无所谓,对那位来说其实没什么所谓。请吧!”

铁匠铺几乎全部封闭的门板后是数座烘炉与横竖排列的铁砧台,此时仅剩一只炉子还冒着熊熊火焰,一名**着上身的壮汉坐在旁边借着火光观看手中图纸,对进入的三人视而不见。

“铁匠铺的守门人,每天都在研究怎么打铁,尤其沉迷复原失传的揉剑术,算是恶君不入门的徒弟。”三人从后门进入后院,董进同时开口介绍刚才的打铁壮汉。

然而他话中提到的另一个名字却如一记重锤敲在了辛格心口。

“恶君?你说得是无羁那位?”

“原来外邦也听过无羁恶君的名讳,不错,我说的大人物就是他。”

得到董进准确的答复后辛格转头看向裴正春,眼中是面对锦衣卫千户与整只小队都未曾表露过的畏惧,退意满满地溢出眼眶。

“别停下呀,还有两步路就到了。”董进突然转过头看向二人,指了指小路前处点着琼鲲烛的正堂。

辛格的举动令裴正春犹豫不决,正当他考虑是否退却时,前方正堂响起洪亮的怒骂,震得人耳朵嗡鸣。

“我说过柜子里的蚕豆不能断!怎么见底了还没人补上,现在给老子去买!要五香的!”

随着话音落下,正堂前门轰然爆开,木碎翻飞中,一道人影直勾勾地飞出狼狈摔在三人脚下。结果眨眼间这人却跟没事似的打滚起身,喊了声“董哥”后撒丫子窜没影了。

“进来吧,我们没多少时间。”屋内继续传出声音,话却是对着二位南下来客说的。

事已至此已绝无退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看着屋门消失后正堂内重新坐回椅子的男人,裴正春大步越过董进率先进入。对方既然冒着得罪朝廷的风险见自己必然是有所图谋,只要权衡其中利弊应该不会有危险。

这是一个留着胡渣长相威严的男人,外貌似中年,身高应在五尺二寸左右,哪怕穿着衣物也能看出体格比外屋的守门人更加健硕。

“小裴是吧,坐。”恶君的声音粗犷而洪亮,具备领袖应有的特点。

只是不知因为摆设如此还是刻意为之,坐在太师椅上的他总有一部分完全处于背光的阴影中。

“劳烦您深夜等待,您想从我口中得到什么?”这让见过不少大世面的裴正春都显得有些拘谨,但还是开门见山地问道。

“哈哈,我想你误会了,我不睡觉可不是为了等你,而是有些事需要统计。若不是小董提前打过招呼,你们两个根本进不来乐哉坊。”恶君从桌面上寥寥无几的蚕豆中捏起一颗放进嘴里,嚼得嘎嘣脆。

“我不相信你承担风险救我却没有一点儿要求。”裴正春不懈地追问,若眼前之人真的对他没有图谋,他才难以心安。因为没有价值的人,随时都可以丢弃甚至出卖。

恶君何尝不知对方心里怎么想的,又将一颗蚕豆丢入口中,边嚼边说:

“本来还好奇在锦衣卫追杀下一路从大京逃到明心城的户部侍郎是何等精英豪杰,没曾想仍旧逃不脱那股官僚味。

实话实说,我对你的身份和脑子里的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救你是给小董面子。他是明心城地下排的上号的人物,也是我的得力助手。而老夫身为无羁的一员,自然想做就做,想救什么人就救什么人。

因为老夫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与势力,绝顶以下任谁都敢碰上一碰。”

这番霸道的话语令裴正春心生羡慕,却依旧无法打消疑虑。讽刺的部分他也并不自觉惭愧,因为那所谓的官僚味是在大京活下去必须具备的东西。

“如此我二人可否先去休息?”

“可以,但去哪得听我的安排,因为麻烦在你和这个外邦佬进坊的同时已经找上门了。”恶君说着将桌面上的一张纸推向前方,紧接着又捏起一颗蚕豆放在鼻下闻了闻,陶醉地放入口中。

“嘎巴!嘎巴!嘎巴......”

面对桌对面的男人辛格压根不敢动弹,只能裴正春自己起身拿纸后三人一同观看。

纸上书:

“圣兽蛇卫已潜入坊间,包括统领与两位银面副统领。鬼市武者已全部召回把守鬼市各个入口,明面上按照布置一切如常。”

“圣兽卫?”裴正春疑惑道,在大京为官数十年的他竟然从未听说过朝廷有如此组织。

董进在侧面拉了把椅子坐下,看了眼恶君后说道:

“我们也是本月才知道的,这是一支曾经只负责天垂宫内皇帝安危的禁卫,目前已知有蛇、鱼两军,前者主司追踪暗杀,对刺杀皇帝失败后试图逃离的杀手进行捕杀。”

“它们最早在三年前就曾出现在小田县以东的雾竹林,但事后参与雾竹宫事件的相关门派与家族都被约谈,要求当事人三缄其口。若不是谢剩月初时在城门口点货的空当对那位身材与长相都是绝美的蛇统领多看了几眼,发现了其身配的善字刀后决定告知我当年发生的事,恐怕老夫都未能察觉它们的存在,也不会着手调查。”恶君补充道。

“圣兽卫既然是天垂宫禁卫,成员武功与官职绝对不低,阁下要保全我们二人不但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还可能被朝廷讨伐......”裴正春难以理解对方不求回报却甘愿冒险的想法,又一次试探道。

这次却引来了恶君蔑视的眼神,他把手指放进口中吮了吮,舔干净上面的蚕豆屑问道:

“武者入一流延寿五百年,活这么久如果不能随心所欲,活得不快乐的话,生命又有何意义?

你们活得太累,太小心翼翼,但我不会。我答应了手下的人要保你,那么就一定会保你,这是乐趣也是我的原则。随心所欲,想,就去做。”

“在下鄙陋了。”裴正春仍无法在自己的角度理解对方的思维,这是另一种思想境界,他却心服口服不再怀疑。

“只是有一点麻烦,圣兽卫蛇卫统领与跟随她的一个小姑娘和城中某人有十分微妙的关系,此人不但曾受邀加入无羁,而且如今的修为还是个迷。对于她们二人我还没有一个合适的处理办法,所以你们两个绝不能被官府的人抓到在乐哉坊的切实证据,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最好从今晚开始就尽量待在鬼市,等圣兽卫被调离后再出去。”恶君叉起手靠在椅子上说道。

“鬼市?”

“呵呵,我们这些人的生意场而已,正好这段时间你们可以在里面逛逛,说不定会遇到心仪的东西。”

“如果圣兽卫不被调走,我们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待在这个所谓的鬼市?”

“当然不是,你们随时可以出来。但若是被官府的人抓到我们双方之间有关的实质证据,我对你们的保护将随之终止。”

恶君审视地看了裴正春一会,转过头对董进说:

“你领他们下去,不要再让外面的人看到他们。”

董进点头应声,辛格却起身说道:

“我得出去办一件事,还能再回来吗?”

坐在椅子上的土皇帝却充耳不闻,而是朝董进摆手催促,接着突然起身向着门外吼道:

“蚕豆呢?!!靠!!!”

这一嗓子直接把转身出去的辛格吓得脚下一软,赶忙站直跟在裴正春身后出门,在董进带领下拐向正堂后方逐渐没入黑暗。

此时乐哉坊四方坊门外,锦衣卫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最前面一排是从外地调来的生面孔,正不断用力敲击着坊门:

“开门,锦衣卫查案!”

然而坊门后却没有丝毫反应,门卫也不开门,里面仍是热火朝天欢闹声一片。

这让对明心城了解不多的外来锦衣卫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平时这坊间也是这样?”一人回头问向身后。

“乐哉坊可不就这样,周边县城常驻的所有锦衣卫加起来也没这次任务调来的多,平常他们压根不怕我们。”后方一位带着圆帽的锦衣卫校尉理所当然地说道,口中还吃着糯米裹成的糕点,大晚上出勤确实容易饿。

“管他之前怎样,这次蛇统领有令,必须把里面的犯人抓出来。是破门还是翻墙大伙怎么看?还有你,赶紧吃完,准备干活了。”

“别破门,整不好事后维修的钱还得算在咱们头上,翻墙吧。”

当四处坊门的锦衣卫准备挂钩上墙时,坊内早已潜入的圣兽蛇卫已在暗处隐匿搜寻,蛇与两名铜面甲士更是朝着恶君所在的铁匠铺快速逼近。

外面的锦衣卫只是她用来吸引坊间人手的幌子,蛇卫才是主力,而她则准备直接从乐哉坊掌控者的口中得到答案。

还在找"两个人的游侠"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申博体育在线" 看小说很简单!

play
next
close
猜您还喜欢看
隐形大佬的鲜妻黑化了
隐形大佬的鲜妻黑化了
作者:桐芜
宋千媞一直觉得新搬来的邻居不好相处,因为他冷酷又毒舌,直到有一天,她被这个邻居堵在了楼道里——温律师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百姻必有果,你的姻缘就是我。”“……”宋千媞看着衣冠楚楚的男人,对他改变了看法。这哪里高冷了,明明是闷骚啊!她认为谈恋爱可以,结婚绝对不能找律师。因为以后吵架肯定吵不赢他,而且离婚时,对方连律师都不用请就能让你净身出户。听完她拒绝的理由,温律师面不改色的道:“你要是不喜欢律师这个身份,我可以换一个。”原来她的邻居竟然是个大佬,她赶紧抱大腿,从此她的人生跟开了挂似的顺风顺水...
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
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
作者:八圆
穿越大唐十余年,秦文远本来只想做一条活在当下的咸鱼。但是,因为种种意外,他娶到了大唐公主李丽质。李丽质:“夫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若你生活便是吃苦而活,...
大唐孽子
大唐孽子
作者:南山堂
熬了个夜,李宽回到了大唐,成为李世民的二儿子楚王李宽。他曾是长安城四害之首,是李世民口中的孽子。他是世家的眼中钉,又是勋贵的最佳合作伙伴。他是商人眼中的财...
大唐第一村
大唐第一村
作者:橘猫囡囡
渭水之盟前夕,席云飞魂穿为席君买胞弟。为了提升生活水平,利用金手指大搞乡村建设。主角智商平平,不装逼,不上战场,不理朝政。没事就喜欢整点吃的喝的,再改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