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达成协议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达成协议

听书 - 从冒名顶替县令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达成协议

绝望,悲哀,崩溃。

足以形容此时此刻方休白的心情。

他从无边炼狱中走过,不难想象识海空间会变成何样。

尽是火海与焦山。

方休白怒目而视,炼狱之主仿佛没看到似的,毫不在意。

他只管双臂张开,尽情等待拥抱属于自己的一片炼狱。

识海变化越来越大,不止作用于方休白的躯体,连他的灵魂也饱尝了无尽痛楚。

每一秒,他都度日如年,恨不得立即死去。

可炼狱之主又不让他死,就这么苦苦折磨他!

方休白不愿就这么坐以待毙,他拼命调动识海内灵力,五行元素辅佐,庞大的力量反冲炼狱之火。

竟这么生生逼慢了炼狱之火流进的速度。

方休白咬牙,死命抗争,即使死,他也要死的壮壮烈烈,决不能让炼狱之主轻而易举抢夺走识海。

炼狱之主自然感受到他的抵触,放下双臂,冷眸注视,半晌才冷冷道:“吾最后赐你一次机会,不许抵抗!”

方休白不言语,默默抵抗。

这股沉默劲松般不屈不挠的意志,瞬间激恼了炼狱之主。

他连连大吼,“好好好!既然你找死,吾便满足于你。”

话音未落,炼狱之主火焰身影,便犹如一道流光直冲方休白。

方休白瞪大眼,脑海瞬间闪过田夏,薛新柔,观灵的身影。

“永别了!”

他喃喃低语。

猛的挺直胸膛,直面炼狱之主的冲击,“来吧!”

两者灵魂触碰,瞬间扭做一团,互相吞噬。

是炼狱之主吞噬方休白,他能做的不过是抵抗,还是短短一息的时间。

作用于灵魂的痛楚,几乎让方休白昏厥过去。

“后悔了吗?”炼狱之主边尝灵魂之美,边道,“后悔也没用,吾会让你痛不欲生!”

“啊!!!”

方休白惨烈悲鸣。

他太痛了。

难以言喻的痛楚。

灵魂被一点点剥夺,一点点消磨,他变得越来越虚弱,甚至连痛楚都已经习惯了。

他要死了。

就在这时,一直没被炼狱所侵占的识海中央的潭水里,飞跃出一柄闪烁莹白光芒的玉剑。

起初,他如蝼蚁渺小,随着接近争斗的两只灵魂,玉剑越涨越大,尤其骇人。

磅礴的莹白之气瞬间笼罩整片识海。

连入侵的火海炼狱也停滞住,遇到天敌一般变的蔫了吧唧。

而嚣张猖獗的炼狱之主,也看到玉剑存在,面色陡然大变,惊叫一声,“它怎么在这?”

刚脱口而出,炼狱之主放弃方休白想要逃窜。

但已来不及,玉仙剑对准炼狱之主心脏核心刺出,径直穿入。

炼狱之主浑身一僵,周身烈焰消散,露出真身。

玉仙剑就固定在他的心脏之上,任由炼狱之主怎么尝试,都无法拔出。

炼狱之主倒跌几步,两人分开。

此时的方休白意识已经模糊,摔倒在地,气息微弱,有奄奄一息之征兆。

但他没有放弃,紧咬牙关,还是在尽力感知周遭变化。

炼狱之主第一次出现狼狈,面上帝王般的气势不复存在,满是不信。

“玉仙剑,怎么会在这里?”

“它不是消失了吗?”

显而易见,炼狱之主曾见过玉仙剑,并非常惧怕它。

方休白踉跄站起,眼里闪过一抹狠厉之色,“这是为消灭你准备的。”

炼狱之主懵了一下,暴躁状态一下子沉寂下来,他沉默许久,视线一直在玉仙剑与方休白之间来回扫荡。

“你不是皇帝派来的吗?”

“自然不是。”方休白坦白,“我是来灭了你的。”

炼狱之主沉默一会儿,他笑了,眼里有着嘲弄:“就凭你?”

“真以为有玉仙剑,就能压制我,就能消灭我?”

“根本不可能!”

“千年之前,玉仙剑也不过是把我封印了而已。”

“现在这玉仙剑虽仍有威势,但你不行,你这个主人不行,根本发挥不出它的实力,现在它不过是只能暂时压制我,等我实力慢慢恢复,我便能轻而易举脱困。”

炼狱之主满是自信。

他不过被玉仙剑的突然出现吓到了,如今冷静下来,感受灵魂状态,算是摸清楚了状况。

他曾经被玉仙剑封印了九百多年的时间。

也是在最近的几十年,大梁王朝的皇帝派人找到封印之地,破开了玉仙剑的封印,但千年时间,他被压制的过于厉害,实力大幅度下降,根本没有办法立即复活,只能依靠血肉献祭,重新凝聚炼狱。

他为了复活,便答应了大梁王朝皇帝要求,各取所需。

他原本以为,这玉仙剑是被大梁王朝的皇帝拿走了,骗他破除封印时丢失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他很清楚皇帝要求他做什么,这不是有一柄玉仙剑便能达成的。

玉仙剑正气凌然,大梁王朝皇帝心性恶毒,能不能驱动还是一回事。

所以他第一时间问,方休白不是皇帝派来的。

炼狱之主苦笑一声,不知是他幸运还是不幸,刚被献祭唤醒恢复自由,就遇到了他的天敌玉仙剑。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

玉仙剑能发挥出几层力量,全仗其主人,地上的青年,实力与他有天壤之别,能暂时克制他已经是极限。

要不然,他现在心脏被玉仙剑洞穿,也不过是压制炼狱,他自身灵魂仍然可以在识海内活动,甚至也能操控些炼狱之力,不过与他巅峰可调动的差的过远。

炼狱之主起初的恐惧情绪消散后,脑袋转动的越发快。

他开始谋划起来。

虽被压制,但他可以慢慢破开,等到反压制玉仙剑的时候,就是他君临天下之时,甚至到时候他反封印玉仙剑,再也没有天敌。

坏事变好事,炼狱之主心情不错。

方休白的心情也不错。

虽然他灵魂遭受重创,但起码他不用死了。

玉仙剑救了他一命。

方休白脑子疯狂转动,他需要为自己谋求到更多的生机。

两人大眼瞪小眼。

倒是难得平静下来了。

两人眼中闪烁阴谋算计光芒,谁都没有掩饰。

炼狱之主轻嗤一声,道:“本以为,你会是我手下,没想到,如今要和你相互妥协。”

方休白点头。

他们俩目前谁也奈何不了谁,只能共处识海。

相互之间自然也可以针锋相对,不过那都是下下策。

方休白沉吟道:“你和皇帝达成了什么契约?”

炼狱之主坦白回答:“灭了宣王势力,至于这宣王势力是谁,实力如何,我一无所知,太久没出去看过了。”

果然,方休白心理明白皇帝大概就这些要求。

他道:“不如我们谈谈条件。。”

“哦!”炼狱之主笑了,起了点兴趣,刚才还差点死在他手里的人,如今却翻身要和他谈条件了,“说说看。”

方休白直接道:“你和皇帝是合作关系,不如你背信弃义和我合作。”

炼狱之主戏谑的看了眼他,“吾不屑于你说谎,血肉献祭会绑定契约,谁违背必将遭受天谴身死。”

方休白沉默。

这倒也是,救了他,没个限制手段,岂不是白救了。

方休白摆摆手,无所谓道,“你和皇帝之间与我无关。”

“但现在,你在我识海里,受玉仙剑的压制,我们有谈条件的价值。”

“哼!”炼狱之主道:“你不要过分,我虽被压制,但也能治住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也绝对掌控不了身体,只能与我埋葬在时间的长河里。”

“所以我们会两败俱伤。”方休白道:“你让我掌控身体,与我到京城救个人,事成之后,我会控制玉仙剑不再压制你,你会重新得到自由,如何?”

这是方休白想过的。

炼狱之主得到自由,他借助炼狱之主去救许寸草。

一举两得。

当然,这是与虎谋皮的举动。

一个不慎,可能会被吞的骨头渣子也不剩下。

尤其是,他解开玉仙剑压制之时,炼狱之主必将反扑。

但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正如炼狱之主所说,识海内存在两个灵魂,他们互相纠缠,那谁也不能获得身体的控制权,只能徒劳等待时间流逝。

那他活着,就不存在任何意义了。

只不过,延缓了炼狱之主获得自由的时间,他还是逃脱不过死亡的命运。

如果两人合作,最后的后果先不在意,他起码可以获得身体控制权,也可以依靠炼狱之主的实力去救许寸草。

许寸草十八岁时就会作为炉鼎被吸收,没有多少时间了。

他必须与炼狱之主暂时建立良好的关系。

炼狱之主饶有兴致的看着方休白。

别说,这提议还真引起了他的兴趣。

他只需要帮忙救助个人,就能更早的获得自由,是个好主意。

他太渴望自由了。

若选择拼死抵抗,不死不休,很可能他需要百年才能脱困,太久了,他受不住。

他被困了太久,短暂得到自由,再失去自由,是无法接受的。

“怎么样?”方休白追问,不打算给炼狱之主更多思考的时间。

炼狱之主往前迈了一步,道:“胆子不小,竟与吾谋皮,你不怕吾假意待你解除玉仙剑压制时反噬你吗?”

方休白眼睛也不眨一下,道:“我说不怕你信吗?”

两人同时冷笑。

良久,炼狱之主道:“你要救的是谁,敌对势力如何,这些总要告知吾,衡量下值不值得。”

方休白没有隐瞒的打算,“救得是我亲妹妹,她也是绝佳炉鼎,被大梁王朝皇帝抓走,可能囚禁在皇宫。”

“哦。”炼狱之主一副明了的样子,“难怪你会来阻止献祭,原来是和皇帝有仇,吾正好也与皇帝缔结了契约。”

“这不是更有趣了吗?”方休白循循引诱道。

“不错。”炼狱之主道:“倒是方便,京城一行便可。”

方休白道:“没错。当然,要提前说明一件事,我要绝对确保救出我妹妹,你若和皇帝商议,让他主动交出人来也可以,但不要报着我解除压制后,皇帝派人重新抓走我妹妹的想法。”

炼狱之主笑了,“吾没有那么无耻。”

两人便达成协议。

“那你便暂时居住在这识海之内,对了,这识海目前还是我的,不要过分。”方休白提前打好预防针。

“那吾炼狱放在哪?”炼狱之主摊手,“外面还有许多,你要知道,我少了这些东西一分,实力就弱一分,到时皇帝若不乖乖交出人来,少不了打斗。”

方休白无奈,便允许炼狱进入识海之中,等一切准备就绪后,方休白询问:“那我们如何从这里出去?”

“简单。”炼狱之主已经把自己的白骨高台和白骨王座弄出来了,他高高在上,俯视着方休白。

方休白很无语。

也没办法。

炼狱之主道:“把你的身体暂时交给吾,自会带你出去,让我自由自由。”

方休白一下子沉默了,他眼珠转动,思考了一会儿,道:“可以交给你,但不要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放心。”

炼狱之主站起来,灵魂一下子没入躯壳,占据了身体。

睁开双眼,眼里尽是漫天的火焰。

原本的火海炼狱如今再也不见哪怕一豆子大的火焰,全部沉凝下来。

像是一座活火山,被釜底抽薪,彻底变成了死火山一样。

炼狱之主得了身体,活动了一下,熟悉的感觉重新回来,他很满意。

他没有着急离开这里,而是先把一身丑陋破烂的铠甲丢掉,这太有损于他的形象了。

炼狱之主变出一身锦服更换上。

等彻底舒服之后,他才开始行动。

到了炼狱一处洞**,翻出大量的宝物,全收入到识海之中。

方休白差点没被这些宝物给埋了。

他能通过意识与炼狱之主感同身受。

有点诧异,他会存储了这么多宝物。

其中最多的,就是火焰相关的。

方休白没有乱动炼狱之主的东西。

静静的随着炼狱之主感受外面。

炼狱之主伸伸懒腰,活动一番,做好了准备,抬头看着顶部。

是坚硬的石壁。

“该准备出去,重见天日了。”

话音落下,身躯上升腾起恐怖的火焰。

炼狱之主微微一躬身,一蹬脚,身体化作一道点着火的利箭,直冲云霄。

挡在前路的石壁,根本是小菜一碟,轻而易举的被洞开一个大口子,外面是已经薄雾升起的清晨。

还在找"从冒名顶替县令开始"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申博体育在线" 看小说很简单!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