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平王妃(十二)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平王妃(十二)

听书 - 歌尽昭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平王妃(十二)

说到“咱们的孩子”这几个字的时候轩辕朗的语气,自然的就好像寻常夫妻在闲话家常一般。

然而林皇后却不由得身子一僵,仿佛这几个字像一把钢刀,直直的插入到了她的心里,她没由来的觉得一阵的恶心。

这分明不是他的孩子,而她心里的那个人也不是轩辕朗,一想到她要忍着巨大的屈辱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讨好承欢,她便满心的恼怒。

轩辕朗没有感觉到她的不自然,继续道:“淑妃的性子想来你也清楚,虽然说她没有什么经验,但毕竟不是什么心思歹毒之人,今日这事便是真的也无妨,不过是为了能更好的办好差事,她不会你教一教便好了,且这代理宫事的权柄在她手里也过不了几日,待到你产下皇子后,自然还是由你来替朕管理后宫,朕才安心不是。”

几句话将林皇后的心说的十分的晕贴,她故作惋惜地叹道:“淑妃妹妹毕竟还是有些年轻,有些事情思虑不周也是自然的,虽然说臣妾如今怀有身孕,但也不能因此偷懒,若是陛下还信得过臣妾的话,日后但凡有什么事情,请淑妃妹妹来同臣妾回禀一声便成,这样也不至于太过于决断了。”

轩辕朗哈哈一声朗笑道:“你能愿意这般劳累,朕也有些心疼,这样吧,小事就让她来回禀朕,朕替你做决定,若是大事还请你这个皇后过目,毕竟这后宫还是要皇后为尊,对不对?”

林皇后只觉得这话听起来有些怪异,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怪在哪里,只能讪讪的应了下。

当夜,轩辕朗便歇在了凤仪宫,次日一早,林皇后服侍着轩辕朗起身后,问道:“今日便是叶府那丫头的及笄礼了。臣妾有孕在身,不便出宫,陛下今日想必也要面见南疆将领,想必也抽不出身来,不如让淑妃妹妹去叶府贺礼如何?”

轩辕朗点了点头,不十分在意的道:“也好,不过我们虽然人未到,但贺礼还是要备好的。”

一旁的俊宝听着,忙上前恭敬道:“陛下说的是,这些东西,娘娘一早便让奴才准备好了。”

说着一挥手便见到两名宫女,举着托盘从店外走了进来,两个托盘上分别摆放着一对绿如玉意和一尊精致小巧的红珊瑚,两样都是极为珍贵的。

轩辕朗满意地看了看:“皇后挑选的自然是极好的,便送过去吧。”

俊宝应了一声,随即退下了。

此时的叶府中正忙得不可开交,叶长歌一大早便被玉墨拉了起来,她昏昏沉沉地坐在铜镜前,由着玉墨和曦月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替自己梳妆。

女子及笄后,便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梳着散髻,于是玉墨手指轻巧,不多时便梳好了一个百合髻,且在发顶上坠了一颗十分圆润饱满的珍珠,奢华但是又没有太过于妖艳,反而显得落落大方。

曦月则用桃枝花瓣研制的胭脂,在叶长歌的双颊轻轻的扫了扫,顿时叶长歌整个人便如同饮了酒一般明艳了起来。

额间又用花钿点缀了一朵小小的花式,全部都梳妆完毕后叶长歌才看见天边泛起了一丝光亮。

她十分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却被玉墨将手拉了下来,玉墨不满的道:“小姐您这口上才涂了口脂,若是蹭到了别处,奴婢又要补妆了。”

叶长歌有些无奈,及笄礼可比她想象中还要累人,但毕竟女子这一生也只一次,见玉墨和曦月又这般兴奋,叶长歌也不由得轻笑着,许久没见她们这般开心了。也由着他们去了。

曦月从一旁的箱子里拿出了前几日内务府送来的礼服,手轻轻的一抖,便不由得惊讶出声:“这可是上好的月华暖锻,淑妃娘娘好大的手笔呀。”

说着玉墨也凑上前来看,只见一身桃红色的纱衣上用彩线织就的纹路,在烛光下泛着流光般的光彩,又在那裙摆处缀满了渐变色的羽毛,动起来当真如同凤凰一般。

叶长歌也是第一次瞧见这礼服,心中不由得有些腹诽,这未免有些太过于夸张了吧,以至于她觉得自己有点像一只动物园里被观赏的孔雀。

可还未等到她发出抗议,玉墨和曦月两个人便拉着她,替她除去常服后,将叶长歌整个人套进了礼服中。

礼服做的十分的精巧,外面用丝质的纱衣显得轻薄而飘逸,而最内层则暗暗加了棉,加之是江南进贡的暖锻,穿在身上竟然丝毫不冷,领子处高高的立起,又圈起了一圈银色的银鼠皮滚边,袖口也用了同样颜色的作为点缀,端庄奢华。

叶长歌心中不由得赞叹,这内务府的手艺着实不错,这身看着虽然华丽,但是整个却十分的轻便,穿在身上没有丝毫束缚的感觉,淑妃娘娘当真是说到做到。

落雪轩内一片热闹,小婢女们也喜气洋洋的,叶长歌有种错觉,今日不是她的及笄礼,反倒是像了她出嫁一般,可一想到自己竟然想着嫁给轩辕昭的场景,便不由得脸色一红,越发衬得面上的胭脂红若晚霞。

落雪轩的小厨房又送来了一些精致的小巧的糕点来给叶长歌。那糕点都是十分精巧的,用不同的颜色的面饼做成了四季的花型,寓意着女子年华如同花朵一般,每一个都做得指甲大小可以让叶长歌拿起来,轻易的放在口中,而不会沾染掉她唇上的口脂。可见用心之深。

一切都准备停当后,才有小婢女前来回禀道:“清雅小姐到了……”

叶唱歌点了点头,扶着玉墨的手起了身,缓步迎了出去,只见到叶青雅同样是一身水红色的衣裙整个人,整个人也精心装扮过,不过在她看见叶长歌那一起十分华贵的礼服后,还是目露出些许的惊艳和嫉妒,叶长歌佯装看不见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只笑道:“今日便有劳妹妹了。”

叶清雅依着礼数抚了抚身子,随即站到了叶唱歌的一旁,柔声道:“前厅已经到了许多的客人,妹妹来请姐姐过去,姐姐还是莫要耽搁的好。”

说罢,两人相视一笑,客气而又疏离。

但是彼此眼神中都带着些许了然,就这样两姐妹一前一后地往了叶府的前厅去了。

叶长歌还是第一次见到叶府这般喜庆,四处都张灯结彩,来往的下人面上也都带了些许的喜色,叶清雅面上也同样笑盈盈的。忽然她轻声道:“妹妹还要谢过姐姐。”

叶长歌目视前方,脚下步伐沉稳,她哦了一声也不转头问道:“妹妹何出此言呢。”

还在找"歌尽昭华"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申博体育在线" 看小说很简单!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