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历史军事 > 1255再铸鼎 > 正文 第514章 东海式炫富
    1266年,5月11日,中央市,二环区艮甲位,辛记丝绸厂。.999wenxue.

    东海国地广人稀,并不太适合高层建筑,毕竟空地到处都是,盖平房比再盖一层简单多了。但所谓物以稀为贵,又所谓奢侈的要义便在于浪费,所以当平房随处可见,已经不足以彰显地位的时候,花费更大的成本建造高楼就成了东海富裕阶层近年来一种流行的炫富行为。而到了地价逐渐上涨的各大城市,这种行为就更加愈演愈烈了。

    辛守成也不可免俗地赶上了这股风潮。他的丝绸厂前店后厂,前面的那个“店”便是一座高达五层的高楼。其中底下两层都是砖石搭成的,也兼作对外营业的商店;而上三层则是木制的,是辛守成的住处,面积逐次缩小,第五层只是一间不大的小屋。这也是近年来流行的建筑形式,兼顾稳定性和高层的要求,由著名的胜利建筑公司承建,只用了七个月便建成,也是神速了。

    居温瑜和安庆一行人,如此啧啧称奇着,跟着辛守成进入了他的老巢之中。

    “来来来,石头,搀着居老爷一下!”辛守成笑呵呵地走在楼梯上引路,又故作姿态地抱怨道:“唉,这楼高是高了,爬起来也真是累。听说现在有绞盘拉升的升降梯了,等过一阵子我就去找人来装上,省得下次安易兄过来还要爬楼。”x

    居温瑜扶住楼梯的扶手,喘了两口,说道:“无妨,正好活动活动腿脚。嶿福每日这么爬上爬下,难怪身手如此矫健。”

    辛守成又哈哈一笑,打开了楼梯间的一道红木门,说道:“没办法,商场如战场,每月有二十日得在外面跑,不跑快点可不行啊。来,诸位请进吧。”

    说话间,这就已经到四楼了。这层是会客用的,走的是东海式大空间宽敞路线,整一层楼除了几个小间,大半都是一整间客厅。客厅南北通透,东边墙根有几排架、一张大桌,中央位置摆着一张大茶桌和几排软椅,西南角用屏风隔了一张麻将桌出来,剩余地方大片的空间都浪费着,只间或摆了一些装饰性的物事,一眼望过去彷佛进了处宽敞的院落一样,让人不得不感叹这个大手笔。哦对了,南墙之上,有扇窗居然是透明的,阳光就这么照了进来,照亮了房间内部,能让人看清东西,这也可不简单。

    进门后,居温瑜等人一下子就被里面的东西给镇住了,陈若风试了一试脚下的毛地毯,不好意思地说道:“辛东家,我们就这么进去,没事吗”

    “没事,没事。”辛守成一脸不在乎的样子,然后转头对东边的一扇小门喊道:“润儿,有客来了。去把窗打开透透气,然后把水煮上。”

    话音刚落,一个娇小的绿衣女子便从门后出来了。她见到众人,紧张地行了一礼,便去了南边,把几扇纸窗推了开来,又去了北边,把一些木窗拉开,露出后面带斜条的窗格,空气便南北流通起来,呼吸为之一畅。

    这名女子是辛守成从扬州买来的小妾,平日里照顾他起居,顺便也做些端茶倒水的服侍活。在其他地方,像辛守成这样的有钱人,雇上十几二十个丫鬟伺候都不算什么,但在这边情况不太一样一来适龄女子出路多又抢手,因此薪资不低,二来他是开厂的,雇来女子与其让她做些无意义的家务活,不如送去车间纺丝,那样产出不高多了所以这辛记丝绸厂里女工不少,侍女却几乎没有,这种时候只能让小妾来兼职一下。x

    此时的男女大防远没有明清时期严重,女眷在客人面前抛头露面即使在南宋都不算什么伤风败俗的事,士大夫之间甚至还经常互赠姬妾呢,就更别说风气更开放的东海了,所以诸人对此倒是没甚意外的。x

    辛守成指引他们在茶桌前按次序坐定,便说道:“今日打赢了官司,又有老友来访,可真是双喜临门啊!”

    众人一听,连忙直起身子来。

    居温瑜关切地问道:“官司嶿福可是与人起了什么冲突”

    辛守成挥挥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没甚,就是胶西那边有家无良商贩,仿了我的商标,把寻常绸布绣上我家的印记出卖。此事如何忍得我便委托了讼师,去了胶西县法院起诉。这不,法官公正廉明,辨明是非,责令被告停产赔偿,事情便如此了解了。”

    居温瑜惊叹道:“竟有此事!法官可是东海国的刑司我听说这边的县令都是商会士绅自选的,不会偏袒乡人吗”

    辛守成笑道:“没有这事。县令虽是自选,但只管本地治理,刑律之事,都是由东海朝廷委任这法官于各地设院审理的,只认真凭实据,不认人情。好了,各位刚来,先用茶吧。”

    此时,润儿开完了窗户,又走到茶桌前辛守成旁,跪坐在了名贵的波斯地毯上,摆弄起了桌上的一套灶具。

    她先是检查了一下灶中的棉芯,又从旁边的紫黑木盒中取出一柄手枪似的器物,掰开击锤,对众人说了一声“失礼了”,然后便扣动了扳机。

    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击锤回弹,燧石与铁片碰撞,发出啪嗒一声脆响,溅出几丝火星,引燃了枪体油壶之中的轻火油,火苗就从“枪口”处窜了出来。

    之后,她又用这杆“火枪”点燃了灶具,将旁边的茶水壶放了上去。最后,她把火枪油壶的盖子一合,火油缺氧自然熄灭,又习惯性地吹了一下,便把这个神奇的火枪放回了盒子中。

    众人一阵啧啧称奇,却忘了询问,于是关志远开始捧哏道:“这便是传说中的打火机吧听说不便宜,平日可是个稀罕物,没想到今日有幸见到,果然精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辛守成得意地笑道:“正是,花了差不多一个船牌呢。我也是看着新奇才买来的,不过奇归奇,非得配上专用的火油才能打火,也未必比火镰快上多少,也就是个玩物罢了。”

    呃,当年武备组钻研了好一阵子燧发枪,虽然出师未捷就被更先进的击发枪给取代了,但是他们的研究成果也没有完全浪费,燧发机衍生出了一种便捷的打火工具,也就是这打火机了。

    “打火机”整个外形和一把燧发手枪差不多,只不过把原来的引药池换成了火罐。这个东西的最大难点其实就是在这火罐,或者说在里面的煤油上。因为燧发机一次只能产生一点小火星,必须有很易燃的东西承接下来才能起火,以前是用特制火药或者薄纸,但前者太危险,而且燃速太快不持久,后者更换起来麻烦,而且同样不持久。东海人手里的东西,也就煤油能适用于这种场景了,但它只有煤焦油里能提炼出一点,很是珍贵,难以大规模应用。直到这两年,远洋商队从大食地区带回了石油提炼的“轻火油”,也就是煤油的一种,才解决了这个问题。这种轻火油易燃,燃速却相对不快,正是一种优质的媒介燃料。如此把储了油的小火罐往打火机上一装,然后只要“咔嚓”一响,就有一个持续的火源了。

    显而易见,这“打火机”推广的瓶颈,就在这煤油的供应量上了。到目前为止,大部分进口煤油都作为战略物资被储备了起来,只流出了一小部分到市场上试探一下,甚至比依赖于捕捞的鲸油还要贵上不少,也就只能在豪富之家炫耀一下了。

    相比之下,它引燃的这个小灶原理和油灯差别不大,倒是没多么令人惊奇了。小灶所烧的油是以豆油为基,再加上一点鲸油助燃,又添了麻油和香料除味,烧起来有一种淡淡的清香,倒也雅致。

    小灶火力不大,润儿把茶壶放了上去,又道了一声“我去取水”,便起身拿着一个铜壶往后退了回去。

    居温瑜以为她要下楼打水,正要开口攀谈,却发现情况情况不对。润儿去了东边墙根,在一处铜管前停了下来,拧开了上面的一个机关,管中便发出了潺潺的水声,紧接着水就从管口处流了出来,不消多时铜壶便已装满,她又关上机关,把壶拿了过来。

    居温瑜这下也奇了,朝已等候多时的辛守成问道:“嶿福,这是何物,竟能无中生水”

    辛守成得意地往天花板上一指,说道:“哪里是无中生水,只不过是在楼顶设了水房,先把水抬上去,然后顺着管子流下来罢了。”

    居温瑜一副惊讶的样子:“这得耗费多少人工物料”

    辛守成又一笑:“花点钱而已,没多少事的。城里有供水行,每日载了甘泉过来卖,送水工都是挑山工转行的壮汉,一次扛着几十升水上楼不算事,让他们送上去就是了。呵,如今这城里流行高楼,若安易将来也起了一座,家装可以省,佣人可以省,但这供水可是万万省不得的。不然渴极了,难不成还得下楼去取水不成”

    居温瑜感叹地点点头:“这边的新鲜东西还真是多,我这一路走来,都目不暇接了。”

    辛守成看了一眼茶壶,道:“不只是新东西,也是老智慧啊。这木楼最惧火患,而流水对之有所克制,这水又自铜管而来,不正合金生水、水克火之理吗这便是合乎天道啊。”

    听他把五行之说搬了出来,几人立刻赞同起来。不过也有人暗中吐槽道:金生水可不是么,这水不都是花真金白银雇人抬上来的果然有金才有水啊。

    几人又随意寒暄了一阵子,畅谈各种琐事。过了一会儿,水烧开了,润儿往一个紫砂壶里装入茶叶、倒入热水,又立刻将头遍茶汤倾出,然后才正式冲茶。稍待片刻后,她将茶水倒入一个玻璃移壶中,连同一套玻璃茶杯一起装在一个木托盘上,放在了茶桌中央。

    辛守成从托盘中取出茶杯,分发给各人,然后又端起移壶,一一给茶杯倒上了茶,笑呵呵地说道:“来,尝尝我这常备的素凝春,虽说炒制之法与南茶不同,味道也不是一个路数,但别有清香滋味,也是一件妙物,来小关兄弟,你也别客气。”

    翠绿色的茶汤与浅绿透明的杯体相得益彰,看得诸人是两眼放光,居温瑜端起茶杯,羡慕地看了一会儿,又抬头一饮而空,赞叹地说道:“香而不腻,返璞归真,果然是好茶!”

    经过短暂的一番体验,辛守成的豪富再次让居温瑜下定决心,喝完茶后,便进入了正题:“实不相瞒,嶿福兄,我这次来是有事要请教的。”div

    1255再铸鼎
    还在找"1255再铸鼎"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suzhouhaosujixie.com = 欧冠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