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其他比分 > 从斗罗开始穿越之旅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杀神与地狱使者
    血,从光头壮汉腹部右侧泉涌而出,用手使劲按压着也无济于事,根本止不住。他伤的很重,寒银刀不仅切开了他防御力惊人的皮肤,锐利的刀尖还深入腹内大肆破坏。饶是魂斗罗遭此重创,若没有治疗系魂师出手治疗,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杀戮之都内限制使用魂技,以治疗系魂师一贯孱弱的身体,铁定是最早死的一波。即便侥幸活了下来,不能使用魂技,也发挥不出治疗效果。

    光头壮汉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一双眼睛完全变成了血红之色,环绕在体外的庞大杀气牢牢锁定凌白。就是死,他也要拉上凌白垫背。

    没牙的老虎依然是老虎,面对一名魂斗罗最后的疯狂,凌白选择谨慎应对,朝另外七个人喊道:“他已经受伤了,现在正是杀死他的好机会。想活命就一起上,先杀了他我们再分生死。”

    七人你看我,我看你,瞬间做出了决定,握着手里的武器围攻光头壮汉。

    光头壮汉确实强悍,防御力惊人,力量恐怖,战斗经验也非常丰富,拖着重伤之躯拼死了四人,才被凌白抓住机会,寒银刀从腹部伤口切入将他的身体斩成两截。脑袋则被另外一名堕落者踩碎。

    刚刚解决光头壮汉,还活着的三名堕落者就将矛头对准凌白,极有默契地围杀他。可惜,少了光头壮汉这个大敌,场上三人不过是土鸡瓦狗,没费什么力气就被凌白轻松斩杀。

    凌白弯腰捡起地上那把黑色的寒银刀,手指在刀身上拂过,丝丝冰凉的触感让他的心情颇为复杂。

    刀在人在,刀亡人亡,这是凌家一条不成文的祖训。

    当然凌家先祖也没那么迂腐,非要凌家后人为一把刀而死,寒银刀不过身外之物,没了就没了,只要人还活着,一切就都有希望。

    留下这条祖训的目的,是要提醒后人守护好寒银刀,不要轻易将它放弃。

    毕竟寒银刀在凌家人手里传承了几百年,早已成传家宝,意义非凡。另外,寒银刀与风雷刀法完美契合,离开寒银刀,一般的武器无法承受住雷刀、风刀附加的恐怖力量。

    家传宝刀出现在光头壮汉手里,说明爸爸凌天已经死了。刚才光头壮汉也承认他杀死了凌天。

    原本,凌白打算在杀戮之都站稳脚跟,再着手调查凌天的下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轻轻叹了口气,凌白收起二百斤重的寒银刀,将五百斤重的刀握在手里。重量增加两百斤,施展雷刀、风刀爆发出来的威力会更加可怕。

    很快,他就有展示新装备的机会了。

    比赛结束,看台上三百多名堕落者同时站了起来,没有兴奋的欢呼,没有热烈的掌声,有的只是死一般的沉默。

    一双双充斥着淡淡血红色光芒的眼睛死死盯着凌白,他们的呼吸很不均匀,身上的杀气时强时弱,似乎在极力压制着什么。

    “杀了他。”

    随着一个吼声响起,堕落者们的眼睛瞬间变成了血红之色。杀意、嗜血,这些他们极力压制的负面情绪宛如冲破牢笼的野兽,彻底地释放了出来,理智顿时被强烈的杀戮念头所吞噬。

    三百人,整整三百人,其中不乏魂帝、魂圣级别的魂师,化身成一个个可怕的杀戮机器,从看台上冲下。

    “凌白。”

    胡列娜脸色大变,一头黑色长发迅速变成红色,头上生出一对可爱的狐狸耳朵,身后长出一条毛茸茸的火红色大尾巴。

    在释放武魂的同时,两把尺余长的短剑出现在她手里。她想救凌白,但却无法前进一步,因为这次围杀针对的不仅是凌白,还包括她。

    杀戮之都内城里的堕落者每年必须参加一场地狱杀戮场的比赛,而参加比赛是要分生死的。大家都想活着,怎么办呢?

    堕落者们的想法很简单,把一些强大的堕落者杀死,只留下一些弱小的堕落者,和这些弱小者比赛活下来的几率就大大提升了。

    几乎每一位在地狱杀戮场崭露头角的堕落者,都会遭到其他堕落者的围杀。

    凌白、胡列娜十六战十六胜,已经让其他堕落者感受到了生命威胁。于是乎,在生存和杀戮念头的驱使下,堕落者们出手了。

    凌白眼神冰冷而嗜血地看着他们,脸上除了阴寒以外没有丝毫慌乱。右手握着寒银刀很自然地垂在身侧,一层炫丽的银色光芒悄然覆盖住了刀身上的黑色。

    与此同时,凌白身上也升起一团耀眼的银光,这银光好像银色的火焰,轰的掠起四五米高。

    突然,凌白动了。就在堕落者手中的刀剑即将砍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旋风一般动了。

    一个银色圆盘取代了他的身体,出现在比赛场上。紧接着,银色圆盘如同乌云蔽月一般消失不见,被堕落者们用身体层层挡住。

    下一瞬,拨云见月。

    原来银色的圆盘此刻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它看似不动,中心处的黑色像黑洞一般旋转,疯狂吞噬着堕落者们的生命。

    圆盘过处,武器在爆发的强光中断成两截,蜂拥而至的堕落者瞬间被腰斩。

    摧枯拉朽!

    不可阻挡!

    圆盘从比赛场移动到看台,似乎只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却已经有一百多人被腰斩。直到此时,凄厉的惨叫声才响起。

    一百多人发出的惨叫声让后面的堕落者们清醒了几分,当看到比赛场上地狱一般的惨状时,他们只觉头皮发麻,如坠冰窖。

    一截截身体在血泊之中爬行哀嚎,如果这都不算恐怖,那银色圆盘消失后出现的人影,就是恐惧本身。是魔鬼。是修罗。

    黑衣变红衣,殷红的血液顺着苍白的脸庞滑落,冰冷的杀气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出,瞬间摧毁了堕落者们的心防。

    “魔鬼,他是魔鬼。”一个堕落者崩溃地尖叫起来,扔掉手里的武器,疯了一般跑出去。

    “杀神,杀神降临了。”

    “快跑啊。”

    有一个,就有第二个,仿佛多米诺骨牌一般,堕落者纷纷惊慌失措地逃出地狱杀戮场。似乎这里就是地狱。

    哪怕是胡列娜,看着以尸山血海为背景的凌白,也不禁吸了口冷气,脸色一阵发白。

    “凌白……”

    凌白冲她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配着他此刻的模样,胡列娜没有感受到一丝温暖,反而感觉毛骨悚然。

    “我带你去杀人。”

    这一天,杀戮之都在流血。庆祝杀神和地狱使者的诞生。

    凌白带着胡列娜从地狱杀戮场杀到内城的城门口,又从城门口杀回地狱杀戮场,惨叫声、哭喊声整整持续了两个时辰。

    他们走后,那些幸存的堕落者们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喜极而泣,哭的撕心裂肺。我他么活下来了。

    走进小屋,浑身血淋淋的凌白、胡列娜顿时流露出疲惫之色,胡列娜紧紧握着凌白的手,轻声问道:“心情好些了么?不好的话,我们继续出去杀。”

    凌白忍不住笑起来,“我又不是杀人狂,这里的人虽有取死之道,但要不是今天他们先动手,我也不会这么做。”

    说着,凌白低头看向手里的寒银刀,低沉地说道:“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来杀戮之都了,从来没见过他,谈不上多深的感情,可听到他死了,心里却有点难过。挺奇怪的。。”

    胡列娜道:“血浓于水,无论你见没见过他,都无法影响亲人之间的亲情。”

    凌白轻轻点头,对胡列娜说道:“你魂力消耗得太多了,赶紧恢复魂力吧。”

    “我陪你一会……”

    “傻瓜,我没事。听话。”

    胡列娜看了看凌白的神色,不再多说,盘腿坐在旁边冥想恢复魂力。凌白也缓缓闭上双眼。顿时,梨树武魂浮现在在身后。

    武魂刚一出现,四条根须就迫不及待地吸收围绕在凌白体外的杀气。这股庞大而冰冷的杀气涌入梨树武魂,最明显的变化是叶片上的银色脉络又变粗了许多,树干上的银光变得明亮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梨树又生根了。生出了一条又细又短的根须,不认真看根本发现不了。

    这条根须每次律动的时候,一圈圈银色光晕就会从梨树上扩散出去,霎时间,凌白发觉自己的感知变敏锐了。

    不用睁眼,屋内一切都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中。哪怕是悬浮在空气中的尘埃也逃不过他的感知。

    领域,但好像又不是领域。因为在感知探查的范围内,无法对自己进行属性增幅,也无法对别人进行属性削弱。不符合领域的特征。

    由于不知道武魂第三次变异会产生什么变化,多想无用。等它进化完成,自见分晓。

    时间在杀戮和修炼中流逝,一晃三年过去了。

    凌白、胡列娜坐在屋内,两股极其庞大的杀气围绕他们的身体旋转,碰撞,激荡。屋内顿时冰冷凝聚,在杀气的压迫下,凝重的气息弥漫而出。

    他们双眼紧闭,一言不发,正在压制体内的杀气。

    不断上升的杀气已经影响了他们的心智。刚开始的时候,杀气只会让他们产生轻微的嗜血感觉。随着杀气增多,杀戮的欲望和冲动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完成九十九场比赛后,庞大到极点的杀气几乎让胡列娜崩溃了,见人就杀,差点跟凌白动手。

    自身杀气是通过地狱路和获得杀神领域的关键所在,不可能让梨树武魂把凌白和胡列娜身上的杀气全部吸走,必须保有一定的量,以策万全。

    凌白武魂特殊,受杀气的影响比较小。胡列娜就不同了,虽有智慧头骨压制杀气,又被凌白用武魂吸走一小部分,但还是忍得比较辛苦。

    轰,她身上的杀气又一次变得混乱狂暴起来,失控一般撞在凌白的杀气上。凌白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胡列娜的双眼散发着血红色的光芒,呼吸因为杀气的波动而不匀,赶忙抓住她的手,将杀气从她体内吸走一些。

    胡列娜慢慢平静下来,眼中的红光已经消失。可凌白知道,她心中的躁动并未平复。

    下一刻,她扑到凌白怀里,急躁地说道:“凌白,要我。”
    还在找"从斗罗开始穿越之旅"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suzhouhaosujixie.com = 欧冠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