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玄幻魔法 > 封印自己成祖神 > 正文 第229章 贪财无赖帝无明
    帝无明来了,来得悄无声息,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根打狗棍,拄着棍子慢悠悠的从另一边走上高台。

    寿九阳在上面讲话,他就从后面走过去,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

    寿九阳回头看了一下,又转头继续说着话。

    他刚说没两句,帝无明又从那边走过来,下面所有人的注意力又被吸引。

    “那老头是谁?看起来不像仆人啊!”

    “不知道,没见过。”

    “这老头的样子一看就不会修炼,估计就是一般的杂役。”

    寿九阳刚想说话,帝无明又走了过来…

    “呃…无明前辈,您别走了,到那边去歇着。”寿千山急忙上来,扶着帝无明往下走。

    “哦,老了老了,看不清路了,我还以为迷路了呢!”

    寿千山干笑两声,他不知道怎么接话,如果说可以随随便便打败他这个卡灵中期的卡者会在这么一小块地方迷路,那他这个卡灵怕是连路都不会走。

    下面有寿家小辈发笑,不过刚笑两声就被寿九阳呵斥住。

    他在上面又讲了一些话,便让寿千山去开卡楼的门。

    寿古在下面暗自思量着,他不知道修炼卡能有多艰难,自从来了这里,他还没有修炼过,若是在考核之前能在现在的基础上升一级,那被录取的机会就会更大一些。

    众人排着队,来到卡楼前,寿古不着急,就站到了最后。

    他无聊的左右看着,当看到前面坐着的帝无明时却是一愣,心想:“这老头盯着我看干什么?这眼神怎么那么不怀好意呢?他看我,我也看着他,怕个啥?”

    于是寿古不再躲避,抬头直愣愣的看向帝无明,要与他眼神对视。

    人呢?

    然而当他抬头之时,却见那椅子上空无一人。

    “你在看什么?”一个声音从寿古身后传来,正是拄着木棍的帝无明。

    寿古一惊,

    他是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的?

    高手?

    他回头看着帝无明,干笑一声,说道:“老爷爷真是神清气爽、健步如飞啊!”

    帝无明笑着说:“哎呀,不行了,老了。你今天准备进去挑什么卡啊?”

    寿古微微摇头,说道:“进去了再看。”

    “也是,你不要着急挑选,先看一看。”

    寿千山打开卡楼的门,

    “卡楼里珍藏无数,甚至有玄级初等法卡,你们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进入之前你们会得到两张空白法卡,挑选好法卡之后,将这空白法卡插入复制槽,一张空白法卡只能复制一张有技能的法卡。”

    众人都没提出问题,想来是都明白,就算有不明白的这个时候也不会提出来,那样会显得没见过世面。

    一个穿着绿色袄裙的少女走到寿古身边,调皮一笑,问道:“寿古,你听明白了吗?”

    这少女正是寿千山的女儿寿台雪,和寿古同一年出生,比寿古大两个月。

    寿古轻轻一笑,说道:“你二叔我天资聪慧,小小年纪便是卡者中阶,卡楼我也进过好几次了,会不知道空白卡怎么用?”

    寿台雪撇撇嘴,说道:“我都已经卡者高阶了,你还好意思吹!”

    寿古扯着寿台雪的耳朵,说道:“我不是还比你小两个月,两个月的时间,足够我从中阶修炼到高阶,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痛痛痛,别扯我耳朵!”

    “叫二叔!”

    “二叔!”

    寿台雪平时是个很温柔的乖孩子,但只要和寿古在一起,立马变得活泼好动。

    “二叔,你想挑两张什么样的卡?技能卡?兽宠卡?还是辅助卡?”

    寿古一愣,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即使是现在,他也只是想着进去了之后再做打算。

    寿台雪往左右看了看,见帝无明闭眼杵在一边,好像睡着了一样,便悄悄凑到寿古耳边,说道:“二叔,我跟你讲,我们寿家有一张先天灵卡,而且还是兵器卡,就在爷爷那里!”

    后天制作出来的卡称为法卡,先天孕育出来的称之为灵卡,同等级的卡,灵卡必然比法卡强。

    而寿台雪刚才说的兵器卡是和技能卡一样的东西,不同的是技能卡可以复制,而兵器卡不能复制。

    技能卡和辅助卡都能复制,而兵器卡和兽宠卡不能复制。

    事实上卡种远不止这四种,只是说这四种卡是最常见的卡。

    寿古大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寿台雪立即捂住寿古的嘴,并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她转头看向一边的帝无明,见帝无明依旧闭着眼睛,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才松口气,

    她说道:“小声点。奶奶告诉我,她说爷爷把这张卡看得可紧了,每过一个时辰便从卡包里拿出来看看。”

    寿古抓着寿台雪的肩膀,给她转了一个圈,“我爹看得紧的东西你就别打主意了,他要是想给你,你不用想他都会给你,他要是不想给你,你想破脑袋他都不会给你。”

    两人往前走,接过侍卫递过来的空白卡,然后便进了卡楼。

    而帝无明也跟在寿古后面要进卡楼。

    寿千山有些为难的拦住帝无明,“无明先生,卡楼是我们寿家禁地,您…”

    “我懂我懂!”帝无明拿出一颗已经没了灵力的灵石放在寿千山手里,“这是过路费。”

    寿千山哭笑不得,

    您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他刚要阻拦,却发现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转,然后对着旁边的护卫队长学了两声狗叫。

    “呃…家主…”

    寿千山急忙捂住嘴,“跟你开个玩笑,怎么不行?”

    “当然可以,家主高兴就好。”

    走进卡楼。

    一层只是一些基础法卡,二楼才是放好东西的地方。

    众人年纪虽小,但都知道往好的挑,于是便造成了都往二楼挤的情况。

    进了卡楼寿古便和寿台雪分开了,寿古见二楼那么多人,就打算先在一楼转转。

    噫,兵器卡?只是黄级初等兵器卡,鸡肋。

    嗯…黄级中等技能卡:碎石拳

    一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技能,我又不去采石头,要它干嘛?

    再往前走,寿古陆续见过了许多技能卡,还有几张辅助卡,不过他都不喜欢。

    嗯?黄级高等技能卡:七星剑步

    这个好,等级高,名字也好听,就选它了!

    于是,寿古毫不犹豫的复制了这张技能卡。

    他手里现在只剩下一张空白卡了,这便意味着他只能再挑选一门法卡复制。

    算了,还是去二楼看看吧,这才一楼,不能把卡全都给用掉了。

    二楼放着两门玄级初等技能卡,众人都想复制,这玩意儿好是好,可是没有足够的卡能,复制了也没用,没法使用。

    这次进来挑选法卡主要是为了对付七天后的考核,复制一张用不上的法卡,不划算。

    这两门玄级初等技能卡分别为,

    火属性技能卡:烈火掌

    水属性技能卡:水瀑

    虽然名字都不怎么样,但是他的等级却是加分项。

    我要不要挑一门呢?

    万一挑上了,卡能不够用不出来,岂不是很鸡肋?

    就在寿古犹豫的时候,他体内的紫晶卡微微跳动起来。

    怎么回事?小卡卡,你不会是想发威吧?

    寿古左右看了看,众人都忙着挑卡,哪有时间管他,于是他犹豫片刻,便把紫晶卡给唤了出来。

    看着手里的紫晶卡,寿古又犯了难,怎么用啊?

    他看了看另一只手里拿着的空白卡,突然有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里。

    不会是这么做的吧!

    他颤抖着手,轻轻的将这紫晶卡插入了复制槽里,然后他便看见这紫晶卡把那门烈火掌给复制了。

    成功了!

    不过…你的能力应该远远不止这些吧!

    寿古又将这卡插进了另一边的复制槽里,然后……水瀑也复制成功。

    卧槽槽槽槽槽!!!

    可以重复使用的空白卡!那是不是意味着这卡楼里所有的技能卡我都能复制?而且以后不用带那么多卡,就这一张就够了!

    寿古见左右无人,便拿着紫晶卡开始了搜刮之旅,当然他也不是所有的卡都复制,低于黄级高等他看都不看一眼。

    挑完技能卡的寿台雪抬头看见寿古在鬼鬼祟祟的乱摸,便悄悄走到他身边,想看他在干什么。

    寿古刚好复制完一门黄级高等技能卡,察觉到身后有人,他立马把紫晶卡塞回了身体里。

    寿台雪站出来,问道:“二叔,你在干嘛?”

    寿古装模作样的说道:“没什么,复制技能卡啊。”

    他随手将手里的那张空白卡塞进了旁边的复制槽里。

    寿台雪用手指着寿古,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你你你……”

    寿古心中一紧,“我怎么了?”

    寿台雪说道:“你复制了一张黄级初等卡!”

    听到寿台雪是在惊讶这个,寿古微微松了一口气,“没错,我就是要复制这张技能卡!”

    寿台雪把他复制来的卡拿起来看了看,说道:“这还是一张辅助卡。”

    “管得真宽!”寿古把这卡拿过来,转身准备离开,结果一头撞上了后面的帝无明。

    “哎哟。”

    帝无明跌倒在地,痛苦的**着,好像寿古这一下要了他老命似的。

    “啊!”

    寿古被吓了一跳,

    这人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怎么我一点都没感觉到?

    “发什么呆,还不把人扶起来!”寿台雪一边提醒寿古,一边伸手去扶帝无明。

    “老爷爷,您没事吧?”寿台雪伸手去拉帝无明,结果拉了半天他硬是不起来。

    寿古也来拉,两人合力却依旧没能拉动帝无明。

    “哎呀,要死了要死了,没有三万灵石不起来。”帝无明叫嚷着,一下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碰瓷啊!

    寿古瞬间想到,说话中气十足,嗓门奇大,这是有事的样子?

    “老爷子,咋别闹了,这么多人看着呢!”寿古小心提醒道。

    “谁跟你闹了?三万,少一个灵石都不起来。”帝无明正大光明的说道。

    “老爷子,你看我这身穿着打扮就知道我没有三万,要不我给您三百,你先起来!”寿古和气说道。

    他觉得帝无明应该是个高人,修为不俗,又能随意进入寿家卡楼,客气一点总没错。

    帝无明打量了寿古一眼,不耐烦的说道:“看你小子也知道没有三万灵石,这样吧,三百灵石我就不要了,你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头,我就起来。”

    寿古惊了,他第一次听说碰瓷不碰钱,碰磕头的。

    若是在现代社会他还真愿意磕三个头免一次灾,就当上坟了,但是在这儿嘛,他是修行者,心中自由一股傲气,宁折不弯!

    “磕头?我寿古身为寿家老二,岂能向他人磕头?传出去我寿家的脸往哪儿放?”寿古义正言辞说道。

    “真不磕?”

    “不磕!”

    “好,那我就不起来了。”

    寿古脾气一下就上来了,你爱起来不起来,想躺多久躺多久,爷爷我不伺候了!

    寿古直接朝门外走去,头也不回,任由帝无明在那里叫唤。

    寿台雪看了看地上的帝无明,又看看寿古,还是迈步跟了上去。

    路过门口的时候,寿千山叫住了他们。

    “你们两个都复制了两张什么卡?”

    寿台雪说道:“我复制了两张黄级高阶技能卡,分别是剑舞和暴风雪。”

    “剑舞?剑舞需要配合兵器卡,你有兵器卡吗?”

    寿台雪嘿嘿一笑,说道:“爹,给我一点灵石,我要去找大胡子爷爷铸造一张兵器卡。”

    兵器卡很贵,专门铸造一张兵器卡更贵,这哪里是要一点灵石,这简直就是要了寿千山的老命。

    “老二,你挑了什么?”

    寿古说道:“我挑了一张黄级高等技能卡,七星剑步。”

    他只说了一张,刻意回避另一张。

    寿台雪插嘴道:“他还挑了一张黄级初等辅助卡!”

    “哦?是什么辅助卡?拿出来我看看,辅助卡要是选得好,对战斗来说也是一大助力。”

    寿古狠狠瞪了寿台雪一眼,不情愿的把那张卡从卡包里唤出来。

    只见卡上写着,黄级初等辅助卡:净身术

    净身术,啥叫净身术?

    就是只要发动,随时随地都能洗澡,无视时间,无视地点,也不管身上有没有穿衣服。

    “净身术!你你你………你等着挨板子吧!”

    寿千山久久无语,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寿老夫人对寿古疼爱有加,从来没打过他,但寿九阳就不同了,虽然也很疼爱,但打起他来下手也狠,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

    寿伯从远处走过来,说道:“二少爷,小小姐,老爷找你们。”

    寿千山摇摇头,“去吧,记得多给自己屁股下面塞一点兽皮,这样打起来不痛。”

    寿古撇撇嘴,我还能被子里老爹给收拾了?只要他一打我就哭,我看他下不下得去这个手。

    路上,寿古反复给寿台雪交待,待会儿你爷爷动起手来你就立即去叫你奶奶!

    来到后院,寿九阳正在跟寿老夫人一起喝茶,寿古和寿台雪都愣住了,表情跟见了鬼一样,那本应该还躺在卡楼里的帝无明此刻却出现在了寿九阳身边。

    “卧槽!”寿古愣在那里,他感觉今天有大事要发生。

    寿九阳看见门口站着的叔侄二人,便说道:“站那儿干嘛?还不过来。”

    寿古硬着头皮走过去,“爹,娘。”

    “爷爷,奶奶。”

    寿台雪蹦蹦跳跳的跑到寿老夫人身边坐下,随手就拿起桌上的一块糕点吃了起来。

    寿台雪可以这样,寿古不行,这就是所谓的隔代亲,寿古敢在寿千山面前这样,可不敢在寿九阳面前这样,而寿台雪正好相反,她敢在寿九阳面前这样,可不敢在寿千山面前这样。

    寿九阳摆摆手,“过来坐。”

    寿古扭扭捏捏的走到桌子前坐下,拿起寿九阳给他倒的那杯茶一饮而尽,味道不错,就是有点烫嘴。

    “有件事古儿你要知道,我给你找了一个老师,就是这位无明前辈。”寿九阳幻幻说道。

    寿古人都傻了,他之前就感觉眼皮在跳,果然没好事啊!

    “爹,我觉得我一个人修行挺好的,不需要师傅!”

    砰…

    寿九阳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逆子,为父的话你也不听,你是想气死我吗?立马给我跪下来磕三个头,行拜师礼!”

    寿九阳年事已高,虽然修为还在,面容却已经很苍老了,寿古看着他的脸,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哀伤,他要听寿九阳的话,为他分忧。

    寿古叹了口气,无奈的跪下来对着帝无明磕了三个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这不是他的本意,那是宿主残留在身体里的意识,这也是寿古如今心魔。借体重生那是那么简单的事。

    “好,嗯,这三个头我接下来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无明的徒弟。”

    寿九阳笑着将一张卡递给帝无明,“无明前辈,这卡里有三万灵石,算是古儿的拜师礼。”

    “灵石我就收下了,作为回礼,我送你一句诗吧。

    尔身非本身,此身非玉身.烈火焚此身,以此得重生。”

    寿古听到这话,心神巨震,

    他知道我是穿越的?

    不对,不可能,没人知道!

    难道他就是那晚跟我说话的人?

    帝无明面无表情,笑而不语。

    等到寿古坐好,寿九阳说道,

    “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们。”

    寿九阳从卡包里拿出一张蓝色晶卡,“这是一张玄级初等兵器卡,你们觉得我应该给谁?”

    寿古想都没想,随口说道:“给台雪吧,她修为比我高,比我更需要,我拿着是暴殄天物。”

    寿九阳又看向寿台雪,寿台雪可没客气,直接从寿九阳手里把那张兵器卡拿了过来,当他看到上面的图案时,脸上的兴奋顿时就消失了,把卡放到桌子上,说道:“我不要,您还是给二叔吧。”

    寿古有些好奇,是什么让寿台雪变了脸色?他把卡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玄级初等兵器卡:开山斧

    看上面的图案,这开山斧还挺有气势的,不过给一个女孩子用斧头,这就有点……稍微正常点的女孩子都不喜欢用一把斧头作为兵器吧!

    嗡嗡嗡~~~

    呃……寿古感觉到体内的紫晶卡又动了。

    这对于寿古来说,是大大的惊喜。

    他偷偷的把紫晶卡从身体里唤出来,然后装模作样的转过身,拿灵卡对太阳看了看,然后在转过来的时候,把两张卡叠在了一起。

    感受到紫晶卡微微颤抖,他也开始颤抖起来。

    把灵卡还给寿九阳的同时,他偷偷喵了一眼紫晶卡,上面浮现出,玄级初等兵器卡:开山斧,片刻之后隐没下去。

    寿古心里狂喜,这算不算是开挂?应该不算吧,只是能复制兵器卡而已,算不得什么。

    对呀,算不得什么,只是可以复制兵器卡而已,这个世界上也就独他一个可以这么做……而已。

    “你自己留着用吧,我还是去找大胡子铸造一张剑卡。最适合我的才是最好的,玄级兵器卡,我怕我没那么多的卡能,在我手里还不如扫地的扫把管用。”

    寿台雪也跟着附和,“是啊,是啊!”

    寿九阳叹了口气,把卡放回了卡包里,他没想到自己世之珍宝的东西,在他们眼里还不如一把扫把。

    “唉,去吧,去吧,还有七天时间,好好努力。”

    寿古和寿台雪起身向寿九阳告别,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寿九阳又叹了一口气。

    “老爷不必着急,你在卡师巅峰境界停留多年,一定能突破到大卡师境界,况且还有五年的时间,只要做好准备,想来突破不是什么难事。”

    寿九阳说道:“越是到后面,突破的难度就越大,五年,我可等不了五年,最多只能三年,三年之后,我便要入死关。

    无明前辈,古儿就交给您了,我不求他成为通天彻地的大修行者,只要有自保的本事便好了。”

    “那可不行,他必须得成为通天彻地的大修士。”

    帝无明拄着棍子站起来,慢慢往外走去。

    外面。

    寿台雪拉着寿古往她嘴里的大胡子爷爷那里赶去。

    铸灵师,也是卡者的一种,铸灵师是卡者,但卡者却不一定能成为铸灵师。
    还在找"封印自己成祖神"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suzhouhaosujixie.com = 欧冠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