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恐怖灵异 > 长生有术 >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人贩子窝点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会相信在如此太平盛世之下还有这般惨烈的场景。

    我们一进房间,便闻道一股恶臭。转头一看,只见这个不大的厢房内,四处坐落着许多孩子,这些孩子都有些问题。

    有的没有脚,有的没有腿,有的没有胳膊,有的没有眼睛,甚至,有的还没有舌头,连哭都不会了,

    不远处有个小丫头,看起来也就五六岁的样子,脚筋被挑断,赤着下体躺在一堆干草上面,而那本该娇嫩的隐私部位竟然已经开始溃烂。

    干草上面被流出来的脓血污染,恶臭无比,幸运的是,这姑娘还活着,她看到了我,眼神中流露出无比的恐惧与害怕,但硬是不敢哭

    刚刚哭了几声的小男孩,被一个黑壮大汗捂住了嘴,随即缠了一圈布条,捆在地上。前后数数,这里差不多要有三十几个孩子

    这这竟然是人贩子窝点

    通过折磨这些孩子,让她们化身乞丐出去讨饭,乞讨来的钱都要交给这些残忍的魔鬼,而没讨来的,恐怕还在遭受非人的刑罚。

    这些人,不,这些魔鬼,真是该死

    见到此景,我连后槽牙都快咬断了,而我爹的暴脾气已经冲了出去,将屋内为数不多人贩子纷纷打倒在地,一拳一个没有任何意外。

    而我则是来到哪小姑娘的身边,她本来水灵的大眼睛此刻竟惊恐的看着我,可脚筋被挑断,让她的身子根本躲无可躲,可怜这姑娘才六岁,才六岁啊

    这连魔鬼都算不上,简直就是禽兽不如,这种人,杀了都不解恨

    我解下自己的貂皮披风,拿在手中想轻轻的裹在她双腿上,可是那姑娘却突然柔弱的说了一句。

    “叔叔,不要,小美求求你了,小美好疼,叔叔你放过小美吧。呜呜”

    我手中动作一顿,随即右手在披风下面偷偷攥紧,随即又张开,这叫小美的孩子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罪,被多少个成年大汉侮辱过。

    她或许每次都苦苦哀求,可越是如此,越是刺激那群禽兽的色欲。她竟对我说出这般话语,怎能不令听者伤心呢。

    “小美不怕,叔叔是来救你的,叔叔是来救你回家的”我忍住眼眶里即将滴落的愤怒泪水,执着的将披风盖在她腿上。

    她眼角挂泪,可却没办法躲避,随即见我并没有下一步动作,也稍稍信了几分,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站起身来,走到虎皮男的身边。

    看着他凹陷下去的胸骨,想来应该是活不成了,我爹的达摩神腿何其凶猛,他能挺到现在也算奇迹,但就这么让他死了,未免也太便宜他了。

    我蹲下身,定睛的看着他,

    “为什么这样做”话语冰冷,不带一丝感情,这虎皮男说话还算顺畅,冷哼一声。

    “哼,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就是了。”

    他还挺硬气,如此,我更不能让他轻易的死去,此时我爹已经解决了所有的人,这群人要么晕厥,要么嚎啕痛哭,看来被我爹打的够呛。

    他把我拉起来,一双怒眉看着我,说道。

    “儿,此事打算怎么处理”

    “哼,爹,麻烦您老在这里看着他们,我先去县衙一趟,把县令喊过来问问清楚,随即这群人,都要受尽酷刑而死决不能让他们死的太便宜了”

    我爹听听头,提醒道,“你去找县令之前,先去找些大夫来,这群孩子有的受伤不轻,如果不及时医治恐怕性命难保。”

    我嗯了一声,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虎皮男,随即大踏步走了出去。

    这样的宅子,就算再好,也彻底不适合给鬼叔当婚房了,没想到青天白日之下,竟还有如此惨案发生,我还以为这世间的人,都是和和美美,平平安安的呢。

    出了大门,我便直奔医馆,一连找了四五家,给的定金都是价值不菲,包括什么接骨的,开药的,治风寒的,只要是大夫全都被我请了过去,但愿这些孩子们能活下来。

    唉,可就算活下来又如何呢,他们大多断手断脚,身患残疾,被一群人贩子折磨的身心具残,活下来,我又能帮到什么呢。

    就算白养一辈子也可以,但光靠我一个人的力量,这将会是一笔很大的开销,现在孩子们小,等逐渐长大了,看病吃药吃饭就会显得捉襟见肘。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那都是将士们用命从斗里拼出来的。

    除了阵亡抚恤,还有将士们的吃喝拉撒,以及军饷,家里家外几千人靠我养活,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那我的钱财也将在几年之后宣告破产。

    得想个办法,将这些孩子们组织起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除此之外还要得到皇家的带头支持,只要陛下开口,那钱就不愁了。

    可一时间也没什么好的头绪,只好等大婚以后,在找黄鼠他们商量商量吧。

    想着我便来到了县衙,目前来看月朝都有这么一个陋习,那就是,不管百姓过的好不好,穷穷富富无所谓,但政府机关单位的办公场所,必须要盖的高大气派,以显示出这个城市的经济繁荣。

    其实呢,哼哼,甘苦自知。

    来到门前,正有一个官差拦住了我,说话也算客气,

    “这位贵公子,敢问来县衙何事”

    我拿出陛下御赐的金制太常卿腰牌,递给他看,他接了过去,简单看了一眼,便对我行了一记军礼,

    “原来是太常卿纪大人,小的多有得罪,不知纪大人今日是”

    “我来找你们县令有急事,速速带我去见他。”

    “诺,大人请跟小的来。”

    涿县县令,名叫马升,裴乾是他的小舅子。

    马升是典型的幽州豪门子弟,入仕十余年,兢兢业业,在家族的庞大资助下,一步步走到了涿县县令的位子。

    这涿县,可与那些外地的小城市不一样,它是京城的小兄弟,与迎天直线距离也就七十里地,这些年在迎天的余威下,发展的很快,马升的身份也自然水涨船高。

    别看他只是一八品官,但不管去哪里,都会受到高人一等的待遇。

    而且这个人很是圆滑,对涿县以及涿县周围的世家都是关照几分,就连我爹过生日,他也年年有礼相送,不是什么重礼,但有这个心意在。

    由此可见,此人的仕途,绝不会到此为止,恐

    怕日后还会更高。

    有我爹这层关系,我与他也算和善,毕竟人家多年来对我家关照有加,我也不好太摆脸色,穿过富丽堂皇的前厅,我在后殿终于看见了这个素未谋面的马升马县令。

    马升看我衣着不凡,一时间竟不认得我是何人,刚才那个官差上前一步对马升说道。

    “马大人,这位是御中三品太常卿纪大人,今日是特来见您的,小的不敢阻拦,只要把纪大人带到这里。”

    马升一听纪大人,顿时眼睛一亮,随即站起身来,对我拱手行礼,

    “下官马升,参见纪大人。”

    我也回礼,“马县令就不必多礼了,我们也算神交多年,没什么事儿让下人都退出去,我有要事与你商谈。”

    马升见我脸色不好,知道是有要事,便挥挥手让丫鬟下人都退了出去。随即邀请我做到主位上,我也没有拒绝,一步走了上去,跪坐坐好。马升忙来忙去,一会儿给我沏茶,一会儿又添火炉的,我赶紧一摆手。

    “马大人,你就别忙活了,今日我来,还真不是叙旧的,我且问你,你可知道涿县,有一帮人贩子团伙”

    马升听了我的话,坐回自己位置,说道人贩子团伙他顿时一愣,

    “人贩子团伙唔近两个月来,确实有许多人来我这里报案,说是家中孩子丢失,但您也知道,涿县这么大,城里农村的人口多了去了,偶尔有孩子走失,我也就没放在心上,所以对您说的人贩子,还真不清楚。”

    我眼神一立,

    “如果我告诉你,这些孩子不是无故失踪,而是被人掳走,你信吗”

    “额不知纪大人可有证据啊”

    我嘴角牵起一丝冷笑,我堂堂太常卿来你一个县令的办公室跟你说人贩子的事情,你居然第一个想到的是证据

    “哼,我已经在涿县内的一所宅子里,发现了人贩子窝点,并且哪里关押着数十个被打成残疾的孩子,这些残疾孩子经常出没在涿县城内乞讨,你这上班下班的就没发现吗”

    “什么”他猛的站起身来,双手握拳,浑身发抖,眼中的忿忿之色不像作假,看来这厮是真不知道的,可笑我刚开始还以为他与这事有染呢,

    如果这样,我纪武淋自当禀明圣上,清理门户。但见他慌张心疼且愤怒的样子,应该不是。

    “马大人要不要与在下一同去看看呢”

    马升听后又慢慢的坐下,这一起一落把我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不愿意难道你不想知道,那些孩子在你的管辖范围内被祸害的有多惨吗”

    他听后连忙双手一摆,

    “不不不,下官不是这个意思,额既然您亲自前来,那此事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下官就是想知道,您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呢”

    我一字一顿的回答他。

    “我要把他们全部,五马分尸。”

    马升眉头一皱,我以为他不乐意呢,没成想他只是短暂迟疑,随即对我拱手说道。

    “马升,愿听纪大人差遣。”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投注长生有术最新章节
    还在找"长生有术"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suzhouhaosujixie.com = 欧冠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