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琵琶洲之困龙舟(中)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琵琶洲之困龙舟(中)

听书 - 探秘者笔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琵琶洲之困龙舟(中)

大家对后甲板那六只青铜鼎上符号给吸引了,因为这些符号和沈一凡等人看到的魔符玉璧上符号相似,他们称之为“天国魔符”又叫“天外密文”。

前文提过沈一凡等人从北斗山拿出一块对照魔符玉璧破解的甲片,经过了已经断定为土家人的叫石关的教授们研究之后里面存在的文字和魔符是可以参照的。

沈一凡曾经深入研究过甲片上对照图,所以对魔符玉璧上魔符玉璧很是了解,也知道玉璧记载的内容,但是从这个青铜鼎上出现的铭文来看,上面多出很多他们没有接触过的‘天外密文’,青铜鼎的年代为周朝,魔符玉璧的年代是秦朝,还有一块头皮的年代是唐朝,到现在琵琶湖下的古船是明朝,几乎是横跨了华夏文明重要时间段。

彩云在一边说了一句:“为什么周朝的鼎器会在明朝的古船上?难不成这鼎器是从哪个古墓里给倒出来的?”

方子让三牛等人搭了人梯想去鼎里看看有什么东西,沈一凡则没有太理会他们的举动,一个人直径的朝船长室内而去。

船长室的第一层是一个很大的大厅,中间有一张长宽越有二米的正方形的桌子,电筒照过去看去很像是军帐之中,打仗用的沙盘。

方桌的周围全都是架子,上面满是落满灰尘和蜘蛛网的卷轴和书籍,这些东西因为暴露在空气中时间太长,只要手稍微一碰就会变成尘埃。

当沈一凡准备在深入进入船长室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些闹哄哄的,听着就像是方子和炸雷在吵架。

沈一凡走出一看,原来炸雷和方子两人同时进了中间的青铜鼎内,在青铜鼎内找到了一块黄金做的牌子,两人为了归属问题起了争论。

沈一凡接过那块金牌一看说道:“这是一块蛮族挂件,造型有些像古埃及战士胸口挂的那种。”说着看了下青铜鼎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鼎器叫烹鼎,是祭祀时候用来烹煮祭品的。”

沈一凡的话语刚说完,方子立即将这块金牌抛给了炸雷,炸雷则条件反射一样将金牌直接扔在了地上,吐了口吐沫说道:“我说呢!里面怎么滑不溜湫,原来是来煮人的。”

沈一凡又说道:“你们看看,其他五口青铜鼎里有没有类似的东西。”

方子;三牛和马达三人搭着人梯爬上了边上一个青铜鼎,朝里面看去,最上面的方子朝里面看了一眼嘴里叫道:“我去,这个什么鬼?”

沈一凡听后一个纵身上了青铜鼎边上看了一眼,手里的飞虎爪直接飞了出去,将鼎器里的一样类似于弯刀形状的东西给勾了出来,接着一个鹞子翻身回到地面上,细细的看了下从鼎器里勾出来的东西,脸上露出了一种疑惑的神情。

方子在一边看了一眼说道:“这个是什么东西?”

沈一凡细细看了下说道:“很像是动物的骨头,按照这种形状隐患是象牙。”

方子一听两眼冒光说道:“象牙!很值钱吧?”

沈一凡从鼎器里勾出来的东西,如同弯刀一般的形状,一层炭黑色,一看是被烧过的。

沈一凡说道:“这个东西是被火焚过的象牙,虽然大和整齐但是已经被火烧过了,所以不值钱。”

方子听了惋惜的说:“哎呀!这也太浪费了。整根象牙放火里烧。”

沈一凡摇摇头说道:“古代不太直接用牙骨之类的火焚祭祀,古代祭祀是兽身畜首。”

方子一本正经的看了下身边的鼎器说:“这青铜鼎是大,但是也放不下一整头大象啊?”

彩云在一边说道:“现在云南一带,包括印支那等东南亚国家还会用大象为搬运工具,古代大象属于家畜的一种,应该是用象兽祭祀。”

沈一凡听到这里身子一晃整个人又跃上另一个青铜鼎,往下一看,然后用飞虎爪在鼎器内捣鼓了一整子,从里面捞出一副越有一米多长的骨架,而这骨架和牲口的骨架不同,脊椎长而又狭窄,两边有密密麻麻的骨刺。

沈一凡嘴里自言了一句:“是鱼骨。”说着没有下鼎直接翻身一跳来到另一个鼎器上,看了一眼接着跳到地面,说道:“我明白了。这里曾经做过一场镇魂祭祀。”

大家听得有些不明白,沈一凡又慢慢解释。镇魂祭祀是一种失传已久的祭祀方式,到现在留下的文字记载也是只言片语,但是传闻到了民国早期民间还有这样的祭祀。

镇魂祭祀是为了防止亡者灵魂回来复仇的一种神秘祭祀方式,传说清

朝末年,黄河泛滥,从黄河内出来一只鱼怪,荼毒生灵,后被一名高人收复,然后将其的元神正压在八角镇妖亭下,然后在亭子内摆了六只青铜鼎,分别用鸡首;鱼身;野猫;鸟类;金属和夭折的婴儿尸体,焚烧祭拜。其实这就是最为粗略镇魂祭祀,为了就是防止镇压那只妖怪的亡魂复仇。

沈一凡说道:“我刚刚讲的传闻属于低配版镇魂祭祀,那我们眼前的就是超级豪华版镇魂祭祀。中间用的战俘活人,火位上用大象头为祭品,水为是海中的大鱼,土位是整只的老虎,金位应该是用黄金,木位应该是大型鸟类。”话语还没有说完,方子用手指了五个鼎,眼睛冒光的朝着其中一个鼎器就飞奔而去。

三牛也已经意识到,这个鼎器属于金位,所谓真金不怕火炼,如果金位的鼎器是用黄金为祭品,那黄金应该还在其中。

两人攀爬而上看了一眼有些失望,里面除了厚厚的灰尘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沈一凡说道:“你看看鼎器底部。”

方子立即将鼎器的灰尘扒拉一下,朝里一看嘴里叫道:“嘿!还真是。黄金都在最底下。”说着就想将里面的黄金给取出来。

马达在沈一凡边上说道:“这样规模的镇魂祭祀,当时建造这个地方的人,究竟要镇住什么东西的灵魂?”

马达的话语刚刚说完,就听得那深不可测的溶洞里一阵碎石掉落的声音,似乎有一个庞然大物在溶洞中穿行,几个人的电筒全都齐刷刷的朝溶洞方向照了过去,但是又没有看到什么。

炸雷还台风异口同声的问道:“什么东西?”

彩云在一边说道:“不要自己吓自己,可能就是自然的石头脱落而已。”

沈一凡越来越觉得这里隐藏着一种无法捕捉到的危险,加上他对玄武谜葬的了解,玄武谜葬应该是天国文明中狼人族的领地之一,所以他本就这个神秘的地方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畏惧感。

沈一凡也不想在这里都耽搁时间了,招呼了马达,三牛和方子又一次进入了后甲板的主舱内。

前者提到主舱其实就是船长室,因为这艘船体积巨大,所以主舱的第一层是一个议事厅,看议事厅的摆放和规模,这艘船的船长应该是当时的武将,所有这里一切无不透出一种戎马武装的气息。

沈一凡来到正前方的桌子上看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已经腐朽的看不出样子,有些东西甚至只要一个人走过的气流,就能让其变成灰烬。

这点让他们全都感觉奇怪,如果和船体一部分全都如同崭新初成的样子,而除了船体之外的东西不是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就已经腐朽不堪。

主舱的连接第二层的楼梯就如同刚刷过漆一般,走上去坚固的根本不用担心,楼梯经历几百上千年后变得腐烂不堪。

来到第二层一看,第二层似乎是整艘船的档案馆,里面没有其他的东西,就是书架和密密麻麻堆满的卷轴;纸张和丝帛之类的,还有一些竹简。

纸张是已经腐朽的一塌糊涂,手一碰都灰飞烟灭了,那些丝绸也不能动,基本都那不出来。竹简全都散落的一地。

按照沈一凡认为第二层应该是能找到一些他们需要的资料,但是愁的是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无可奈何,唯一能动的估计也就是竹简了,但是经历上百年的竹简没有特殊处理也无法直接翻看。

古代记载文献以竹简和丝绸可以保存的时间比较久一点,而竹简的时间最为长久。之前考古队在云梦山古墓中出土的云梦古简,除了穿丝腐烂之外,那些简片经过科学的处理之后,上面的刀刻文字还能看出是秦朝时期一名地方官吏的制法记录。

因为他们没有专业设备来处理这些竹简,所以沈一凡不敢用手去碰,只能蹲在地上用电筒细细的看着碎散竹简上的文字。

不过竹简文字确实难以辨认,看着不像是秦朝时期的文字也不想是周朝时候的文字,似乎要比周朝还要早的一种少数古代文。

沈一凡看不懂这些文字的内容,此时他感叹如果金镶玉或者慕容婉儿在的话就好了。就在沈一凡看着满屋子的资料却如同入宝山而不得其珍惋惜至极的时候,他的随着电筒晃动的光柱,眼光也定格在了角落边上一大堆捆扎结实,堆得如同一堵矮墙一样竹简上。

这些竹简的本身没有什么特别,而是这些竹简堆砌的位置让沈一凡感觉很为蹊跷。竹简堆砌的如同一堵一米多高的矮墙,而竹简的堆砌的位置居然是

在船舱角落四十五度角斜着堆砌,后面还有一部分的空间。

因为光线的问题,那部分空间沈一凡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什么,只能慢慢的朝前面靠过去。漆黑寂静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人在这种环境中其实最容易产生恐惧感,因为不知道下面将会面临什么,人的大脑就会有无限的遐想,而在这种环境中的遐想都会是大脑里最为恐怖的东西。

沈一凡也不例外,他端着鱼叉枪慢慢的朝前走去,越是离着那堆竹简近,内心的恐惧就越是厉害。

三牛;方子和马达此时也看到沈一凡朝房间角落慢慢移动,三人也是各自端着鱼叉枪成扇形朝着角落合拢,当四个人全都来到竹简跟前的时候,四人同时举起鱼叉枪对准了竹简后面。

灯光扫过,就看见竹简后面没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唯一有的是一只四四方方的木头箱子。

这个箱子蒙着一层很厚的灰,看不清楚材质,沈一凡用手抹开上面的灰尘,一看居然是一只上百年的黄花梨木箱。

方子一看兴奋的叫道:“我去!这箱子拿去南苑也是能卖上个好几十万。”

马达看了下箱子上锁,是非常普通的古锁,看着没有什么暗器机关之类的,又细细看了看说道:“这应该是明朝官家的案箱。”

案箱就是官方摆放重要文献资料或者文案卷宗的箱子,封箱之后会贴上官家封条打上官封火蜡,以便存档保存。

这口箱子的特征全都符合案箱的标准,让他们四人兴奋不已,认为里面会有保存较为完好的资料之类的。

方子熟练的将古锁小心翼翼的打开,他倒不是怕锁内或者箱子内有什么机关暗器,而是眼前这把锁也是古物,到了南苑定是能卖出个好价钱。

箱子打开之后上面盖着一层厚厚的油纸,是为了防潮防湿,打开油纸下面又是一个木头匣子,长度和箱体差不多,有一寸来宽,匣子很是奇怪,前后看去没有一丝缝隙和拼接,如同就是一块长方形的木头。

匣子正面有一块正方形的铜牌,上面写着锦衣卫三个篆体字,铜牌的下面有一条金线描绘的龙,旁边刻有青龙二字。

沈一凡看了匣子上的铜牌说道:“传说明朝万历年间锦衣卫的势力很大,而在锦衣卫中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为四大高手。”

三牛在一旁问道:“你的意思这个箱子是当时青龙锦衣卫的东西?”

沈一凡看了下箱子里匣子说道:“这个匣子应该是青龙的武器。我们再看看其他的东西。”

方子接过匣子看着两个眼睛已经开始冒光了,嘴里嘀咕着:“没想到的这个箱子里还有这等好东西。”

沈一凡笑道:“你也不要开心太早。东西是好,可是出去就是国宝一件,一出手就掉脑袋。”

方子听了说道:“就算不出手,我也可以放家里当装饰品。”

马达在一边朝着方子一推说道:“这玩意不知道沾了多少冤死鬼的血,你敢把它放在家里?”

方子一听可惜的摇摇头只好扔在一边不去理会了,匣子的下面是官碟;官服,官印之类的也无特别,官印是用和田玉所制成的,也是值钱物件,但是被马达和沈一凡刚刚一说,方子对这玩意也是提不出精神,草草往边上一放。

沈一凡拿过官印一看嘴里说道:“这个人的真真官衔是禁军左督指挥使,相当于我们现在团长级别。这套官服官靴,官碟官印倒是能去南苑倒腾一下,估计在申沪三四线内搞套百八十个平方的房子不成问题。”

“我去!这些东西怎么值钱?”方子一听这些东西可以捞回南苑,立即就如打了鸡血一般,整整齐齐的将其放入自己的背包之中。

箱子的最底下有一个丝绸硬壳封面的文简,文简的封面上有皇家御用的龙印,文简上也有皇家火漆封印,火漆已经被拆过了,翻开一看篆体的文字非常清楚。

原来这个箱子的主人叫余小谷是明朝万历三年锦衣卫青龙字号的大内密探,他受朱棣之命率领三千锦衣卫和十万工匠在此建造一座牢房,关押一名当时非常重要的犯人。

大家看到这里全都恍然大悟,原来他们眼前这艘巨大的船只居然是一座牢房。

明朝万历年间,朱棣为何命这个余小谷劳师动众的建造如此大牢房,那究竟是关押什么样的犯人呢?为什么这个牢房又会选在琵琶湖下呢?究竟这个犯人和天国文明有着什么关系?

还在找"探秘者笔记"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申博体育在线" 看小说很简单!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