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其他比分 > 一世之旅 > 正文 第十一章 藏经阁
    送走了小胖子,王越收拾了一下屋内,然后往七院的藏经阁而去。

    天民派内各峰都有独立的小藏书楼,但很少对外开放。建在主峰玄元峰侧的藏经阁却是不同,只要是天名派内的弟子都可以前往浏览查阅,并不作出限制。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平日里往来弟子较多的地处。

    不过外来的弟子虽多,阁内仍旧会显得冷清。

    因为太大了。

    天名派作为夏国的修行圣地,藏经阁内的书籍逾千万本,包含之广之全为天下之最,也就使得天名的藏经阁修得非常之大。

    王越靠在一排书架上拿着一本《符道真解》看得津津有味。

    这几年虽然修为一直没有什么进步,但在符道的修炼上还是颇有建树的。

    不然昨晚何潘潘可未必跑得掉。

    “不错不错,这位前辈的符道见解可谓另辟蹊径,独成一家啊”

    王越合上手中的书,感叹了一句,脸上露出思索之色。书中这位叫莫益的前辈在符道幻符制作上的想法可真是另他大为惊讶。

    幻符一般是以妖兽精魄封印在符箓之上制作而成,使用后便可唤出妖兽的元气虚影御敌。可这位前辈压根不用妖兽精魄,而是以直接以元气配合符印凝聚出妖兽的虚影,想捏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当然这样做出来的符威力就也十分感人了。

    相当于一个大炮仗,吓不到人也就没辙。

    所以关键就是,凝聚出来的妖兽虚影要能有那种真实的威压感,可以镇住对手,不战而屈人之兵。

    “你有些日子没来了”。

    一道冷冷的声音突然从王越身旁传来。

    “是徐师弟呀,好久不见”,王越回过头,看向出现在书架那头的十七八岁少年。

    徐一白,一院大弟子,剑眉星目,卓尔不群,只是脸上的表情经常冷的跟块冰一样,抱着手笔挺地站在哪里,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听说七院要解散了,你打算怎么办”,徐一白认真道。

    “还能怎么办,乖乖地走呗,正好我也攒够了钱,去世俗娶个漂亮姑娘美滋滋的过日子那多舒坦”,王越轻笑道。

    “我可以帮你”,徐一白沉默了下,开口道。

    “好啊,那明天你有空就来找我”,王越想也没想直接接受了徐一白的好意。

    有这个免费陪练——想必何潘潘的训练效果会好少上不少。

    “很久没和你过招了,今天有空吗?”

    见王越答应,徐一白脸上的神色稍缓,转而邀请王越去切磋。

    两人因剑而相识。

    “不成不成,你这个变态,我哪里能打得过你”,王越当即拒绝。

    开玩笑,天名数一数二的剑道天才,还有着人元巅峰的修为,自己这个淬元都没有的菜鸡跟他打岂不是找虐。

    “仅切磋剑道,不动用修为”,徐一白补充道。

    “那试试?”

    王越的脸上露出意动之色。

    谁还不是个天才了。

    “走,老地方”

    ————

    小咸峰,竹林。

    两人各折了一节竹枝作剑,相持而立。

    微风吹起林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徐一白率先出手,竹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直地向王越刺去。

    飞星。

    王越挥剑迎上,竹条稳稳的在空中接住了徐一白的这一剑,然后顺势一粘一带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半圆。

    太极。

    两人你来我往,一快一慢,在林间腾挪闪转,却只听见竹条快速挥舞而发出嗖嗖的声音,真正碰撞的时候反而极少。

    “不打了”。

    王越将竹条往地上一丢,直接道。

    再打下去就丢脸了。

    徐一白的剑稳稳地在他脑门前停住。

    “和三年前相比,你的剑法没有丝毫进步”,徐一白将竹条放下,缓缓开口道。

    “学剑有什么好的,我的目标可是成为一个大神符师”,王越不屑道。

    学剑学剑,越学越剑。

    “淬体都没有的大神符师?”徐一白忍不住开口嘲讽道。

    “淬体都没有怎么了,淬体都没有以前不照样把你吊着打”,王越当即反击。

    初见面时这小子正在练剑,自己没忍住指点了一句,结果就天天跑来找自己比试,躲都躲不掉。

    他自然就愉快地满足了这小子的愿望,采用各种方式将徐一白花式吊打。

    只不过后来不行了,徐一白这变态的进步实在太快,隐隐有吊打自己的趋势,王越就开始避着他走了。

    想起来也是心酸。

    “刚刚若不是你求饶得快,你撑不过十招”,徐一白抱着手呵呵冷笑,脸上满是不屑。

    好汉不提当年勇。

    王越面色一黑。

    “听院长说最近会有一个天赋不下于我的弟子拜入门派”,似是想起了什么,徐一白突然开口道。

    “关我什么事”,王越头一扭,找了块地方坐了下来。

    “如果他能选择进七院,那么你能保住七院的几率会高上不少”。

    徐一白也跟着王越坐在了地上。

    “天赋再强也没有,时间不等人。更何况就七院这个鬼样子人能愿意来”。

    虽然有些动心,但王越也知道七院的确比不上其他的六院对新弟子更有吸引力,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

    正常人谁愿意来这个废物集中院。

    “据传是人元境巅峰的修为,你真的不动心。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徐一白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你这样的人,当个平凡的普通人太可惜了,我不希望在修行的道路上少了一个不错的对手”。

    说完,徐一白站起身,拍了拍衣服,头也不会的走了。

    王越撇了撇嘴,躺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斑驳的竹影撒在他的身上。

    林声涛涛。

    温暖的午后,躺在松软的草地之上,嗅着空气中竹叶的清香和泥土的芬芳,很容易让人产生倦意。

    王越打了个哈欠,渐渐睡了过去。

    ……

    “你且看好”。

    睡梦中的王越身体一颤,猛地睁开眼睛,身体僵硬地挺起,半天才缓过来,捂着剧烈起伏的胸口拼命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又是这个梦吗?

    平静下来的王越叹了口气。

    三年前,中年男子那看似平平无奇地一剑,在他脑海里深深地刻下了印记。

    那种强大,令人向往,也令人绝望。

    中年男子曾经问王越学会了多少。

    其实王越当时全部都学会了,只一眼。

    然而这对王越而言并非益事。

    那道剑光之中蕴含的是一种超乎俗常的剑道。

    过早的见识到这种级别的剑道,给王越的修行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这种玄奥深邃、威能莫测的剑道所具有的强大诱惑力使王越修行时总是不自觉地向这种道上靠近,接受其中传递而出的中年男子隐含的对剑道的理解。

    甚至影响到自身的情绪,做出一些异于平常之举。

    所以从察觉到被不知不觉影响了自身性格的王越那时起就没有再继续修行了。

    天天安心地当个咸鱼。

    不过要说去破解也不是没有办法。

    一是找当初的那个中年男子,他肯定可以帮王越解决,可惜的是自从把王越带到天名派之后中年男子就直接消失了,王越怎么打听也打听不到消息。

    那就只有二了。

    王越在藏经阁的一本游记上看到的记载,与自己的情况颇为相似。游记作者同样是收到了他人道念的影响,修行之路阻绝,但最后历经生死磨难后终于顿悟入道,消除了后患。

    但问题是,游记作者是个天元境的高手,而王越——就不多说了。就他的情况想要连跨几个大境界直接入道无异于痴人说梦。

    两条路都堵死了,王越也只能含泪在七院混日子。

    好在值得庆幸的是,当初胡乱拜入的几个门派学到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反倒成了此时王越最大的依仗。

    符道。

    作为修行界最热门的职业之一,符师拥有的手段五花八门,对敌时往往能出其不意,用各种符印的排列组合出种种不同的应敌手段,然后用铺天盖地符印压死对手。

    可惜这些王越也做不到。

    修为限制了他所能制出符印的种类多少,到现在都只能做一些简单的辅助用符印,攻击向的少之又少且威力感人。

    而钱袋,则限制了他的制符量。

    制符所需消耗大量材料,而天名除了保证弟子的生活起居外,并不会给弟子发放额外的用钱。

    那想要用钱怎么办?

    挣呗。

    天名所设的世务堂为天名所有的弟子提供了由易到难、由简单到复杂、划分明确的各式各样的任务。有清扫山门、厨房帮工之类的杂活,也有采集药材、看守丹炉之类的比较有难度的任务,完美覆盖了每个弟子的需求。

    王越当初为了钱也是扫过山门的。

    不过后来觉得报酬实在太低,就开始做起了一些小生意。

    最终堕落成了一个卖小黄书的人。

    实在是不堪回首。

    本想着能紧紧抱住大佬的大腿一路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大佬如此的不靠谱,将自己往门派里一丢就不闻不问了。

    心里苦啊。

    夕阳下,王越的影子在地面拉出长长的痕迹,背影萧索孤单地向自己住的小院走了回去。

    (本章完)
    还在找"一世之旅"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suzhouhaosujixie.com = 欧冠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