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其他比分 > 短歌恨 > 正文 第三十三章荆棘中将
    宴会开到半夜,竟然下起了大雪,广袤无垠的内陆海波浪起伏,但‘风流者’平稳地前行着,没有出现丝毫的摇晃。

    将餐厅简单的装饰一番,两根垂着的吊灯提供足够的光线,再搬来几张苏菲牌双人沙发和西方玻璃桌,立刻有了一种典雅气息,年末的海上狂欢得以继续。

    离歌坐在沙发上正在品尝,蜜李、樱桃和黑橡木酿成的鸡尾酒,在他对面冉附离翘着二郎腿,一只手靠着沙发背一只手拿着装有水果香槟的高脚杯,而在他们三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看起来才十四岁的短发男孩,正静静地端坐在椅子上。

    离歌满嘴酒香,他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但没有在意,而是四处寻找起鲜血姐妹的踪迹。

    餐厅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随着外面的风雪鼓舞进来,她的肌肤像是被雪刮出来的白,长了一张微微圆润,不是很明显的瓜子脸,体态更如风雪娇软的她即使是情侣之间的拥抱,都要担心多用一些力会不会让她受到了伤害。

    这个女孩头发不长,还带着一顶鸭舌帽,将黑发全都藏在了里面。她端着一叠厚厚的报纸走入餐厅,望了神态安静的男孩一眼,纤细的小腿往后一挑动作俏皮的勾上门。

    “报纸,报纸,今日刚到的报纸”她先在过道叫卖了一会,卖出去几份。然后不着痕迹的走到冉附离前面“小,小姐多利军港的特刊,需要一份吗”

    冉附离挺直腰部,伸手接过那份报纸,并递给她一先令的银币,女孩显然事先没有想到要不要收钱,竟然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应不应该拿。

    冉附离笑嘻嘻的拉过她的手,放进那双细嫩的手掌里“是嫌小费给的不够多?但老娘身上就这么多钱,下雪夜气温低要不然今晚老娘给你暖被窝怎么样”

    女孩只觉得双腿发软,脸都红得不能看了,一半确实是羞涩,一半却是给吓得。她僵硬的收回手臂,努力控制着腿部还能运转的肌肉逃离这里,回到男孩对面位置上的时候几乎快要瘫倒下去。

    “冉小姐还真是男女通吃啊”离歌在一旁讪笑着说道。

    “嗯”冉附离点点头,开始翻看手里的报纸,很明显他说的话没有听进去,离歌挺识趣的不再说话。

    李向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只见他红光满面,像是一场大病初愈之后容光焕发的模样,他和始终叼着一根雪茄抽个不停的史太强站成一排,离歌加入他们的行列。

    两人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继续专注冉附离手上的报纸。

    报纸的头刊上有一张黑白照片,虽然因为摄影技术不发达看起来还很模糊,但是离歌还是认出这是十几天前登入补给的比利军港,隐约是两侧有一排排火炮的大型船只出港的画面。

    在黑白照片下是几段文字,上面写着:女王二副荆棘中将在一次探险中,找到了一个宝藏,疑是所罗门家族的沉船,因为关系到军用武器的核心技术以及大量的博学知识,距离罗比利洋最近的比利军港派出军舰追捕。并在罗布陀海峡外100海里处与荆棘中将外围编队爆发小规模遭遇战,但之后荆棘中将竟然如同蒸发了一般消失不见了”

    “荆棘中将!”离歌想起在比利军港时看到的各种悬赏令,其中就有荆棘中将。

    悬赏照片上是位美丽的女士,脸型如同鹅蛋,鼻梁高挺,嘴唇较薄,有一双仿佛清澈泉水的浅天蓝色眼眸。但在美丽的背后是高达八十万龙钞的悬赏金额。

    如果沉迷于她的美丽之中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冉附离他们的关注方向显然与离歌有很大的不同,史太强抽了一口雪茄,然后端起小岛特色啤酒抿了一大口。

    “所罗门应该就是在诸天战争之前就堕落的那个家族,据说当时他们全族人都陷入一种疯狂。不计后果的寻找任何能够提升自我的力量,最终亵渎了真神,整个家族十之五六都变成了恶心的怪物,乃至他们的血脉后裔都受到了神灵的诅咒。

    诸天战役胜利后这个家族彻底失去踪迹,但直到这些年仍有人看到与所罗门家族,长相酷似的人出现,可能是他们的后裔也有可能是他们一些‘老怪物’活了数千年”

    他喝下啤酒后完全不见烟气上来,说完这么一大段才张嘴喷出来那一股白烟。

    李向阳往旁边退了几步,嫌弃得躲开烟雾缭绕的地方,他说道“那艘沉船恐怕就是当年,他们准备穿越灵界却卡在现实与灵界之间,最终沉毁的船只。

    据说在卡住的一瞬间船上有所罗门家族人员的身体正好一半在现实,一半在灵界,这些人在逃亡之中也诡异的活了下来”

    但因为身体被分割两地,现实世界里任何人看到他们都只有半边身体,甚至可以直接触碰到他们还在运转的内脏,不过也因为他们有一半的身体在灵界,可以形成无阻碍的沟通,可以非常迅速的传送关于灵界信息与知识”

    冉附离在沉思中点了点头,她用手优雅的梳了下前面的刘海,把它们从中间分开,露出光洁的额头“记载中所罗门掌握着通往各个‘界’的‘门’,不仅可以在两个‘门’之间进行联系,在现实世界中短时间跨越较长的距离,更可以穿梭于不同的‘界’。

    这应该就是那次尝试穿越灵界的结果,虽然在当时看是失败了,但是也有少数人在大船卡住之前就已经到达了灵界。可以想象到他们在灵界收集到资料与知识,远远超过现实世界的预想,虽然无法返回却可以利用那些身处两地的家族成员将知识

    传递回来,为家族更近一步尝试提供理论”

    而且他们这个家族疯狂到向邪神祈祷,那些诡异的仪式很有可能在沉船上也有记载,也难怪当地海军还没接到上级援助的命令,就临时组建军舰前去追捕。

    奇怪的是两者力量差距太大,成功的可能性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他们还是打了一场不应该出现的遭遇战”

    他们在说什么……又是门又是界的,为什么我有一种他们讨论的东西好厉害,我完全听不懂毕竟我只是一个即将成年的小男孩。离歌默默的品尝鸡尾酒,在心里思考应不应该询问,要是询问会不会让人觉得自己像个孩子一样无知。

    李向阳十分好奇的要了一杯离歌同款鸡尾酒,喝了一口眼前一亮,或许之前的运动太耗体力,他又去拿了几盘烤肉和奶油炸鱼,坐到沙发上享用起来。

    史太强在李向阳嫌弃的目光中拿了一块苹果汁烤牛排,边吃边说道

    “冉大……小姐的意思是,军港的海军知道实力悬殊,所以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就只是追踪并等待上级将军或者海军总将支援,但是才到外海没多久就有了一场遭遇战,如果是荆棘中将发现了他们想要直接灭掉,就不应该派出实力弱小的外围编队——难道与他们交战得根本就不是荆棘中将的人”

    “你还不算笨”冉附离抿了一口冒气泡的香槟,轻笑着说道“如此一来他们为什么会有双弧龙骨长弓就说得通了”

    “双弧龙骨长弓?”离歌终于听到一个自己先前接触到了词汇,连忙问道“这不是你之前跟我说过的那个武器,你真的没有骗我?结合上下文……呸!结合你们之前说的,这些人就是袭击了荆棘中将的凶手?——八十万的悬赏令他们就要了几把破弓?”

    冉附离放下翘起的二郎腿,扭头默默打量起离歌,眼神深邃并带上些许疑惑。而旁边的李向阳则是手拿着一头咬了一半的奶油炸鱼,敲打着桌子诧异的说道“不可能,那可是荆棘中将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即使是海盗也是中将级别的,而且她还在自己的‘荆棘号’上,矮人族即使是诸天战争前论战斗能力也只是排进前百名,更别说站败后被人族压制的现在”

    离歌用手扶额,毫不客气的伸手从李向阳的盘子里拿走了一头半截手臂大的香辣龙虾,他觉得自己真成了小朋友也就偶尔能插上几句,还是默默的品尝美食吧。

    “所以这就是现在需要调查的地方”冉附离一口喝完香槟,用空杯子放在玻璃桌上敲了敲

    “而且不久之后这艘船马上就会遭到一群白痴的搜查”她转过身面对着女孩的方向笑眯眯的说道“你说是吧,小妹妹”

    女孩一下子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全身的毛连同头发都炸了起来。

    (本章完)
    还在找"短歌恨"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suzhouhaosujixie.com = 欧冠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