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其他比分 > 女帝丽华 > 正文 七十二 没人比我更懂盐碱地
    “自尽了?”陈丽华发出一声惊呼。“是因为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吗?”

    老村正不置可否。“可能吧。但是后来有人说他是见老天显灵,内心揣揣,害怕老天进一步惩罚他,所以畏罪自杀了。”

    “其实我们村里一开始并不相信这个,王老爷待谁都和和气气的,从来没有过仗势欺人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坏人?”

    “可是后来所有过来看过的人见了这种土地都说是是受了老天爷天谴了,加上王老爷突然自杀,大家也都相了信了。不是他的错他为什么要自尽?他没错为什么这片土地到最后变成了不毛之地,种啥啥死?”

    “这片地变成盐碱地多半是这片田下面有地下河的问题,而且这里水质不太好。”系统查阅着资料,终于找到了一些眉目。“错误的浇灌方式,也会导致盐碱地的进一步恶化。”

    “那还能救吗?”陈丽华对于伏牛村的地理位置甚是满意,有山有水不说,距离京城也不算太远,按照她和系统的打算,到时候制作出肥皂、香水、烈酒的时候,附近有一个足够大的市场也非常重要。

    系统得意道:

    “当然可以,不要小觑科技的力量啊。”

    陈丽华得到肯定答复后对着老村正自信一笑:

    “老丈不要如此伤心了。这片地我买了。”

    “女娃子莫要耍俺。”老村正一机灵连土话都说出来了。“这地种啥啥死,你买来弄得啥子用?”

    “若是我能把这片土地恢复原状呢?”陈丽华嘴角微微勾起。

    “你能把这地救回来,那我让王哑巴小分文不取!”

    “王哑巴又是谁?”陈丽华疑惑道。

    “是我。”一个低沉的中年男性嗓音从身后传来,把陈丽华吓了一跳。

    “我就是你们说的王老爷的嫡二孙,王明言。我爷爷自缢,不是因为畏罪,是为了阻止土地进一步恶化。”中年男子的嗓音有些干涩,像是多年没有和人说过话一样,看着周围人那诡异的眼光,他低沉地喘着气,像是溺水窒息的人。“这地契在我手里,我可以把这片地免费送给你,我只有一个条件。”

    他死死盯着陈丽华,眼神中似是威胁,又似是哀求。

    “你能把这片土地恢复到原来模样吗?”

    “一言为定。”陈丽华说到。

    旁边隐隐有奚落的声音。

    “她以为她是谁?还能让老天爷收回旨意不成?”

    陈丽华看着王明言局促紧张的神情,对于这些背后嚼舌根的人更是厌恶,朗声道:

    “这绝非天灾,而是自然之理。”

    “笑话,大家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为什么之前的时候这里没变,就在王老爷在世的时候遭了卤灾?”

    说话的人仗着自己离陈丽华甚远,轻声诋毁着,却不知陈丽华并非寻常大小姐,双耳洞听,只是在一刹那就发现言语之人,她犹豫了一下,放弃了揪出那人的想法,因为观察周围人的表情,有此想法的绝非一人。

    现在就算拿出公主命牌,然后大家惊慌下跪又有什么用?盐碱地荒芜的已经不只是田地,还有人心。

    回到歇脚的院落,陈丽华还在向系统抱怨着那些肆意散发着恶意的人。

    “这很正常,哪个比分里没有先抑后扬?到时候你用事实打他们的脸不就是了?现在他怀疑的越难听,到时候就越后悔。”系统倒是见多识广,对于陈丽华的愤怒感到不以为然。

    “可这是我的世界,不是你的比分!”陈丽华还是愤懑难平。

    “啊这,其实我的世界里面的人也是这样的。大众是没有思考能力的,只要有足够说服力的理论出现,他们就会争先恐后地去信服这个理论,并放弃对这个理论进行思考和批判,自发对于怀疑者和理论所认为的有罪者进行迫害。”说到最后,系统怕陈丽华不能消气,又说了一句:“无论哪个世界,文明发展水平有多高,都是如此。这是不可能改变的,因为群体没有理性,你也无法和一个没有实体的东西讲道理。所以这其实和哪个世界并没有关系。”

    陈丽华听了却是更加泄气。“那这么说,岂不是永远无法改变群体的命运?”

    “其实也可以,你无法让群体变得理性,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你才好操控他们啊?世家大族都有一句古话你应该听说过吧?君如舟,民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嗯。”陈丽华咬着嘴唇点了点头,这句话当然也学过,可是当初他们三兄妹都是笑了笑就扔到脑后了,直到在崇明城,她才是第一次看到了人民的力量。数万难民沉默着拿着简陋的武器,如同黑色的湍流一样涌入崇明城,无论曾经多么高高在上的贵族,都如同羽毛一样快速沉没,掀不起一点浪花、

    “后面还有一句话就是:门阀为坝。”系统冷笑着“水无常形,而其形己不可控,人民拥有着最大的力量,但是他们从来不能有效地组织起来,跟他们说一些坏消息,拿走他们的一头牛,他们就会愤怒和怨恨,略施甜头,他们就会忘乎所以。更多时候,门阀世家就是容器,他们上承天子,下接佃户。民意就在他们手中,任由捏扁揉圆,而百姓也大都浑浑噩噩,不知前路。”

    “不过说这么多又如何?”系统的语调变得轻快。“你又不打算回去当你的女将军了,这些东西一个女掌柜或者一个女地主,没有必要了解,知道了也是徒增忧愁。”

    陈丽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知足常乐,她想到,没必要去思考这么多大道理,差点浪的尸骨无存的教训还没记够吗?既然不打算再去做一个领袖去背负那么大的压力,就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还不如想想怎么去收购足够多的花瓣做香水呢……

    但她走着走着,却发现自己双拳不知什么时候已然紧握,张嘴欲言,牙齿却咬在一起,咯吱作响。她还是不想接受这种事实。
    还在找"女帝丽华"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suzhouhaosujixie.com = 欧冠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