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 都市言情 > 仙声夺人 > 正文 第799章 攻略(8)
    葬剑山庄上,所有侍从都见识到新一代江湖侠士是如何跪舔他们大小姐的。

    就很一言难尽了。

    难道大小姐刚好长在了他们几个人的审美点上?

    不然怎么一个个的都非大小姐不可呢。

    当然也不是说大小姐不好。

    就是觉得好像江湖侠士的印象嘭一下碎了。

    直到圣火教传来消息,安瑞圣子遗体送回教内后,教主悲伤过度,即将带着左右护法上门*******湖视线一下子聚焦在葬剑山庄。

    有好事者竟然连夜收拾包袱朝着龙首山而来。

    不可谓不是为了八卦不要命。

    初初听到这个消息的容娴不慌不忙,她站在后院花园中,垂眸扫了眼被禁锢在面前的魂魄,轻笑道:“看来你在圣火教表现的不错,起码秦教主已经被你笼络。”

    安瑞略显透明的魂魄缩成一团,惶恐的看着容娴。

    他本以为自己死去后会回到系统空间,谁知道一脱离身体就被闻梵音给抓住了。

    那么,他的死和系统的失联是否是闻梵音做的?

    闻梵音到底是谁,她是否知道他背后的一切。

    这段时间,他看着天泉几人在闻梵音面前手段频出,而闻梵音虽然也陪着演,但那好似看戏一般的模样让人****。

    闻梵音是不是知道他们的目的吗?

    细思恐极。

    安瑞不答话容娴也不恼怒,她话题一转说:“听说秦教主此次出教身边还带了一个女子,那女子怀有身孕呢。”

    安瑞神色惨白了起来:“您想知道什么?”

    容娴装模作样道:“怎么能这么说呢,好似我威胁你一样。我只是好奇罢了,你在我生辰前夕才来到这个世界,怎地就这么在意这具身体的一个侍妾,难道——”

    “没错,我出自这个世界。”安瑞以为容娴猜到了,忙坦白从宽道。

    毕竟这是会连系统都能毁去的大佬,知道点儿内情什么的,很正常。

    然容娴的话却与他几乎同时说出来:“——你爱上了那个怀孕的侍妾?”

    好似二重奏一样的话同时说出,内容却南辕北辙,四下顿时一片安静,连空气的流动都停滞了。

    这就很尴尬了好么。

    安瑞没想到自己在大佬心中居然是恋爱脑。

    话说回来,他喜欢那个侍妾也不假。

    那是唯一一个为他付出真心还替他孕育子嗣的女人。

    他是意外死了后被系统捕捉,穿梭世界攻略目标。

    这次重新回到自己的本源世界别提多高兴了,只要能完成攻略闻梵音的任务,他就可以永远呆在这个世界了。

    谁曾想,说翻车就翻车。

    “噫。”容娴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单音节,她眼中紫芒一闪,发现安瑞身上竟然真有这个世界的本源印记。

    也就是说,他的灵魂确实是在这个世界诞生的。

    已经成为这个世界半个天道的容娴:......

    虽然这个世界的生灵勉强算她的孩子,但孩子也分亲生的和**的。

    安瑞就是**的!

    她理直气壮的否认了安瑞的身份,神色难辨道:“这可真是不孝子啊。”

    安瑞:??

    不等安瑞想明白,容娴伸出手,白皙的手指在安瑞眉心一点,安瑞的面上呈现出极端的痛苦之色,随即魂魄化为飞灰,彻底消失。

    真真的诠释了那句‘一根手指头摁死你’这句话。

    除了碍眼的人后,容娴轻步走进凉亭内,坐在石桌上喝茶。

    这茶刚刚入口,容娴的身子顿了顿,将茶杯端在眼前细细打量。

    在她的视线下,茶叶缝隙间一条与茶叶颜色相同的小虫子映入眼中。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的窥视,小虫子身子扭了扭,躲进了茶叶中。

    容娴将茶杯放下,心中十分疑惑:“你说这欧阳宇是怎么想的,连蛊虫都用出来了。他们为了达到目的都这么****了,幕后之人让这些心性不过关的人去进行任务,真不是为了培养魔种吗?”

    意识中,苍天语气凝重道:“这事儿说不准,这些人若能在*千世界中一朝顿悟,很可能会入道,也可能会心魔缠身而死,或偏执入魔。”

    但无论是哪一种,这些人都活不成。

    不论是入道还是入魔,走过了那么多世界身上都是业力压身的。

    他们本就**活路。

    若系统承诺那些人可以永生,就真的是将他们当成一次性东西再用了。

    容娴脸色阴沉了下来,幕后之人到底想做什么,这手伸的也太长了。

    连她小世界的魂魄都能勾搭去。

    这还是她发现的,她不知道的地方是否还有许多她世界的人?

    这些人身上带着本源世界的印记,就是最明显的坐标,以供幕后之人入侵世界。

    想到这点,容娴就决定要采取一些措施了。

    无论是保护自己小世界还是弄清楚幕后之人的目的,都催促着她去做些什么。

    容娴的手抵在石桌上,单手托腮双目紧闭,好似睡着了一样。

    她庞大的神识在小剑空间内的*千世界游走,好似在找什么东西。

    片刻后,某个世界本源位置。

    一座神殿隐匿在一个无法被人捕捉到的维度空间内。

    神殿古朴苍凉,气势磅礴。

    正门上空的牌匾上,被规则力量刻画着三个字——卫道宫。

    这座被时空遗忘的神殿内,一身白袍如雪,发如月华的青*孤寂的坐在王座上。

    这是容娴亲封的卫道者,以护道为己任的。

    但看如今这情况,这位卫道者在漫长的岁月里几近迷失。

    青*双目紧闭,好像睡着了一样。

    神殿内死寂一片,好似陪着他一起陷入沉眠。

    容娴的身影骤然在神殿内凝聚成型。

    随着她的出现,这座被尘封的神殿瞬间焕然一新,好似苏醒了一般。

    神殿**四方,神殿的变化惊动了周遭无穷的空间,这股强大的伟力令空间为之一沉。

    所有生灵冥冥中都有一种感觉,某个强大存在即将苏醒。

    容娴**理会那么多,她的视线落在了青*神色盘卧的小龙身上。

    她清楚的看见小龙体内大半力量都被邪念侵蚀,且这股力量隐隐与青*体内的力量相关联。

    它是在吸取青*的生命力以维持自身,或者是达到取代青*的地步。

    容娴目光一冷,不过是她当*随手用规则碎片制造的小东西罢了,竟然还有弑主的想法,真是胆大包天呢。

    她眉心紫色光芒闪烁,规则力量涌出钻入了小龙的身体内。

    待那股力量彻底融入小龙体内,小龙瞬间睁开了眼睛。

    它机警的看了看四周,灵动的眼神最后落在了容娴身上。

    在看到容娴的刹那,它身上的灵动瞬间消散,生出的灵智也被规则湮没,重新化为冷漠的机制:“嘀嘀,源力充足,顺天系统重新启动,启动中,已经启动。苍天大人,顺天向您问好。”

    容娴微微颔首,既是系统,便不要生出灵智了,省的麻烦。

    她随手抹去系统的污糟灵智后,目光落在了沉睡的青*身上。

    她眉宇间一派干净,语气满是赞赏道:“一别经*,悠然都出落得这般出色了。”

    这话说的,好似自家闺女长大了一样。

    违和感满满的。

    起码魏悠然是这么想的。

    魏悠然从亘古的沉眠中被唤醒过来,一睁眼就看到糟心的天道,那瞬间他的心情是不可描述的,总之是充满了血腥暴力。

    但他得向现实低头,他打不过天道。

    他目光转动间,落在了顺天系统上,几乎是一瞬间便发现了系统的异样。

    魏悠然神色一沉:“您抹去了它的灵智?”

    容娴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说:“一个为任务而生的系统,没必要拥有灵智。”

    魏悠然沉默了片刻,才喃喃道:“这样也好,也好。”

    漫长的时光里,只有小龙一直陪着他那些痛苦的、欢笑的难忘日子。

    他倦了累了,那些感情负累以及永无停歇的任务让他身心俱疲。

    直到他发现顺天衍生出来的灵智从开始的纯白到最后的邪欲,它出了岔子,想要取代他做个真正的掌控一切的主神。

    魏悠然他终于绷不住了,但选择毁去陪伴他无数岁月、相当他半身的顺天系统神志,他又心软的做不到。

    最终他选择留下足够子系统运作的能量带着顺天系统沉睡。

    如今,他连小龙也失去了吗?

    “不知苍天大人突兀降临,所为何事?”魏悠然的语调给人一种远古世界荒凉无依的感觉。

    容娴直视魏悠然的眼睛,一道信息落入魏悠然脑中。

    他快速读了一遍后,面上**半分变化,好似全然不在意。

    见他不出声,容娴不解的问。“阁下是想要离职吗?”

    魏悠然冷笑,“苍天大人终于想起来我是在帮你干活吗?”

    无尽的岁月中,充斥在他生活中的唯有任务、任务。

    他都开始怀疑最初与天道的交易只是他的幻想了。

    容娴皱皱眉,迟疑的问:“我当然记得,毕竟当初的交易你情我愿,大家都谈好了的,如今阁下是后悔了吗?”

    魏悠然肩膀颓然道:“是,我后悔了,我只想着自己可以守护想要守护的一切,却不知人心易变。我要么在这诡谲的变化中将自己当成莫得心的石头,要么被这变化击垮。”

    而今,很明显他被击垮了。

    因为他是人,无论经历多久的时光,他都是人,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凡人。

    他无法割舍掉自己的感情,便只能被这些感情冲垮。

    这么一说,容娴明白了什么。

    当初意气风发喊着逆天的人,终于不存在了。

    她徐徐一笑,最后一个逆天者,终究得到了惩罚。

    容娴装模作样的悲秋伤春道:“既然阁下想要与我分道扬镳,我也不勉强阁下了,我自认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人,大家便好聚好散吧。”

    魏悠然讽刺一笑,如今他若还不清楚自己做这些任务是天道的惩罚,他就是傻。

    当*得罪她的人都死无全尸,唯有他还有用留到了现在,却也承受了无尽的折磨到现在。

    什么好聚好散,天道根本就是个记仇的小心眼。

    容小心眼儿在魏悠然自毁前,容娴给了她一颗甜枣,她交给魏悠然一道灵魂,似毫无芥蒂的露出个再纯良不过的笑容,道:“这是顺天的下任主人,将她带出来后,我允你一个愿望。”

    魏悠然深思片刻,便同意了。

    他的牵绊太多,这个愿望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她是谁?”魏悠然问道。

    容娴扬起嘴角,漫不经心道:“第一周目的闻梵音。”

    于是魏悠然懂了。

    虽然他不知道闻梵音是谁,但他清楚第一周目的意思啊。

    “她带着世界重启前的记忆?”魏悠然以陈述的语气说出疑问的话来。

    当世界因为某些原因即将**,为了自救会耗费全部力量重启时间线,想来闻梵音的世界便是如此。

    容娴稍稍露出个饶有趣味的笑意:“仇恨使人强大。”

    然后,她回归正题道:“*千小世界如今正遭逢大难,幕后之人通过攻略气运之子的手段夺取世界源力。悠然,你需要尽快铲除那些人,维护世界运转。”

    魏悠然:“......是。”

    有事的时候喊名字,没事就喊阁下,真现实。

    对于魏悠然的腹诽,容娴毫不在意,只是心中将魏悠然解放的时间再次延长了。

    唔,她是真不记仇,一般**意外都是当场报了。

    容娴办完正事,身形逐渐透明,然后消失。

    神殿内,徒留魏悠然和顺天主系统,以及魏悠然手心的一道灵魂。

    他好奇的看着沉睡的魂魄,特别想知道这姑娘究竟经历了什么,竟然迫使世界重启。

    他指尖在灵魂上一点,一幕幕记忆涌入脑中。

    须臾间他便消化了这些记忆,神色满是厌恶。

    没想到那些攻略者这么令人恶心,竟****欺侮一个女子。

    他迫不及待的带着顺天系统和闻梵音的灵魂进入世界,捕捉那些入侵的系统。

    噫,好像被激起了斗志。

    之前半死不活的抑郁症重症患者的模样完全不存在了。

    魏悠然脑袋一转便清楚了,天道的到来擦去了蒙在他神魂上的灰尘,将他从迷失的道路上带了回来。

    他现在活力满满,可以再为天道干活一纪元。

    容娴的身影消散后,意识回到了身体里。

    葬剑山庄亭子内,她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眼里紫芒闪烁,神秘强横。

    察觉到魏悠然的状态,她满是赞叹:“悠然真是个称职的好帮手啊。”
    还在找"仙声夺人"免费比分?
    百度直接搜索: "欧冠竞彩" 看比分很简单!
    (www.suzhouhaosujixie.com = 欧冠竞彩)